懷月晚櫻

【楼诚】柠檬(二)

腿残星人:

明楼养了一盆小柠檬树,结出的果实里诞生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小阿诚。

HE,主楼诚,有台丽、风镜。

————————————————
上回:明楼种出一个小阿诚
————————————————

(二)

明楼把小阿诚放在床上,找来一个手帕,系在他身上,算是衣服。小阿诚扯着身上的手帕,好奇地转着圈看自己。

明楼摸摸小阿诚的头:“阿诚,喜欢吗?”

小阿诚歪着脑袋,咬了咬手指,发出“呀,呀”的声音。

明楼皱起眉毛:“阿诚,你会说话吗?”

小阿诚学着明楼的样子,皱起眉毛:“hua~?”

明楼问:“那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这次小阿诚认真想了想,点头。

看来是能听懂的。明楼舒了一口气。

这时候小阿诚对床上的靠枕起了兴趣,他迈开小腿跑起来,先是扑到靠枕上,再直起身来拽着靠枕的一个角,把靠枕放平。

明楼饶有兴趣地看着小阿诚折腾。

小阿诚爬到靠枕上,颤巍巍地站起来,一步没踩稳,就跌坐下来。他也不哭,而是开心地笑,干脆把靠枕当作了蹦蹦床,一下一下地跳着。

“呀!呀呀~!”小阿诚兴奋地叫着。

明楼看到他这么开心,也趴在床上笑出声来,还时不时使坏,摁一下靠枕,让小阿诚摔个跟头。

一大一小就这么傻乎乎地玩闹起来。

“明楼!快来吃饭啦!”明镜在楼下喊他。

“就来啦!”

明楼这才察觉时间已经过去好久了,而他甚至还没有把睡衣换下来。

匆忙换好衣服,明楼抱起小阿诚,但又怕姐姐看到他不知会怎么反应,便又把阿诚小心地放在了床上。

“你要乖乖的,不能出声音,知道吗?”明楼小声交代。

小阿诚反应了一下,捂住自己的嘴巴。

明楼点头:“真乖,一会我给你带吃的东西回来。”



明楼去吃饭了,留下小阿诚自己在房间里。

起初小阿诚还蛮乖地在床上坐着,结果不一会就被周围的东西吸引了。

下面软软的东西是什么?那边高高的地方有什么?

小阿诚难耐地扭着身子,最终敌不过好奇心,揪着床单爬下来,虽然摔了一个屁股墩儿,但他毫不在意,自己揉一揉,就在明楼的房间里探起险来。

先看看床底下……

小阿诚掀开床单钻进去,虽然不是黑乎乎一片,但也看不太清东西。没意思。小阿诚在里面待了一会就跑出来了,但带起的灰尘呛到了他,便“咳,咳”地咳着跑了出来。

见身上围着的手帕脏了,小阿诚拍打两下,又被呛的咳起来,咳出一团团柠檬的香气。

再看看地毯……

小阿诚跑到地毯旁边,先是用小手摸了摸和自己腰一样高的柔软毛毛,再小心地分开毛毛踏进去,见没事便欢快地跑起来,穿梭在地毯长长的毛毛里,被搔到了痒痒肉就笑出声音来。

那边的柜子门没关……

小阿诚跑出地毯,凑近衣柜,抬头看看里面挂着的衣服,都好高啊!刚刚明楼就是在这里拿出来衣服换到呢。

小阿诚跑进去,不一会便头上套着一只袜子跑了出来。

……

一圈探险下来,小阿诚觉得好累,他回到了小柠檬树那里,费劲地攀上花盆,在树底下蜷起来,睡着了。

等明楼拿着一盘点心回到房间的时候,因为看不到小阿诚,急的到处翻找。

明楼不停地小声呼唤:“阿诚?阿诚?”

没有回应。

然后,明楼想起来小柠檬树,回头一看——小柠檬树上,一颗柠檬挂在那里。

明楼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对着变回了柠檬的阿诚发呆。

原来,阿诚又变回去了吗?

明楼小小的心里有些失落,他看看自己端上来的点心,拿出一块,送到柠檬跟前,柠檬一点反应都没有。

明楼叹口气,轻轻地摸了摸柠檬。

柠檬扭了一下。

明楼又笑起来。

不过……为什么柠檬树上会挂着自己的袜子呢?




明镜:明楼这孩子,今天怎么不对劲?
作者:可能是在考虑改行当果农吧。

评论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