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哥是老中医(齐勇×黄志雄)第二段

呆妖精:

脑洞在这了


上一段在这了






还是这两句废话:


依旧不是正经写文,就随便段子段子。


你们就随便看看,和偶随便聊聊,别认真,别催文啊!谢谢。






02


齐勇嘴上虽然总是说干,但黄志雄在他这里住了一周,他还是什么也没干。这倒不是他怜香惜玉,不想霸王硬上弓,他只是在观察黄志雄,像猎人观察猎物一般。这个人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两件事:发呆和布道。他布道也不像其他人那么虔诚用力,他就像是发呆发够了,要和人交流一下而已。齐勇闲着没事跟着他在修道院的院子里闲逛,看到参观者,他就过去和人说几句,不过是神爱世人、人需要信仰之类的。非常的无趣。但这时候,他会看到黄志雄眼里有不一样的光,是一扫灰霾的平静。或者说灰霾不准确,黄志雄的眼睛大部分时候是空的,那种空会让人觉得他不在这,像孙悟空留下肉身在师父身边,本尊已然寻救兵去了一样。齐勇不喜欢他这样,尤其晚上的时候。入夜,修道院里没了游客,黄志雄一般会在院子里的石凳或者阁楼的窗前望着天空发呆。但他眼里却没有夜色该有的静谧,而是灵魂出窍的空。


齐勇观察了一周,他有的是耐心。但他却没耐心由着黄志雄这么出窍下去。他想要他的身体,因为他格外的好看,也想要他的灵魂,特别鲜活的那种。他循序渐进地挑逗他。比如他站在院子里发呆的时候,走过去摸他屁股。比如他站在窗口变成雕像的时候,按住他的头狠狠吻上去。不过,一周的时间,他却没有做更过分的事情。


黄志雄常常是屁股被他捏疼的时候才注意到那禄山之爪,也不反抗,有时候就是默默躲开,有时候甚至完全不加理会。被吻的时候他倒是会很快反应过来,但就像木头一样,不反抗也不回应。只要齐勇不坏心的咬他,他都不会做任何反应。齐勇咬过他两次,他都是愣一愣,然后推开他,后撤一步。却也不躲远,只要齐勇伸手便可以将他扯回身边。齐勇当然还是会将他扯回身边,然后捏着他的下巴,看着他的嘴唇:“我看看,咬坏没?”齐勇爱极了他的嘴唇,唇线如弓,唇形饱满,口感也极好,软弹娇嫩。


黄志雄对齐勇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但绝对没有反感。每次齐勇靠近他、调戏他,他都觉得这是一种考验,齐勇就是神给予他的考验。挑逗与欺辱、凌虐都一样,是考验。他还活着,他就要经受所有的考验。所以他并不打算反抗齐勇,随便他做什么,他都以逆来顺受的姿态面对。他的面对也是消极的,就像齐勇在院子里毫不顾忌地揉捏他的屁股,他就站在那由着他捏玩,即使他用力,他也就是看看他,不会躲避。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内心深处很喜欢齐勇的手,那修长有力的手,不止有捏碎人骨骼的力气,甚至有捏碎人脆弱灵魂的力量。


当然,挑逗了一周,齐勇是不满足的。他需要激活黄志雄,而不是要一个随便自己做什么的玩偶。他摸遍了黄志雄的全身,发现他腰侧薄薄的软肉是弱点,还发现胸口也是敏感点,耳朵也是。


晚饭时间,齐勇往黄志雄碗里夹菜:“你多吃点儿。别像吃猫食儿似的,挺大个老爷们儿,吃那么点儿像什么话?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黄志雄戒酒之后,口腹之欲就也不明显了。他吃什么都味同嚼蜡,吃饭不过是为了活着。虽然他总质疑自己为什么活着。但齐勇夹给他,他就尽量吃完。


“咱俩这一礼拜了,今晚就跟我睡吧。”这几天黄志雄都是睡在齐勇的小阁楼上的。


黄志雄低头吃东西,也不回话。


“你给男人干过没?”沉默了一会儿,齐勇突然问。


黄志雄摇头。


“你们当兵的不是常有乱来的?战场上也没女人。你又这么好看。”齐勇说这话,带着满满的恶意,他知道这种恶意能挑起黄志雄的情绪。


黄志雄放下正在扒饭的筷子,双手放在桌面上,握成拳头,依旧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饭碗。过了几秒钟,他站起身:“我吃完了。”说完转身就走。


“剩饭可不好,浪费粮食,神会不喜悦的。”齐勇知道自己惹到他了,笑嘻嘻地看着他背影。


黄志雄停住,转身看他,又看看饭碗。还是上楼去了。


齐勇也不管他,吃完饭,都拾掇整齐了,才擦着湿手,晃晃悠悠地上楼,看黄志雄又在窗口望天发呆,走过去站在他身后,顺着他眼光看去。夜色初降,月不明星不清,倒是晚来风急,树梢的枝叶沙沙地响。齐勇掀起明楼的袍子,解开他的裤子,手就伸了进去,在他前面揉搓了半天也没见反应,嘴唇贴在他耳朵上轻问:“你不行?”


黄志雄不说话,也不动,随便他。


齐勇看他不说话,就继续动作,将他脱个精光,又把袍子给他套回去:“嘿嘿,这样穿也挺好,方便我。天热了,你就这么穿吧。”


黄志雄看他一眼,又看回天空。


“行啦,知道你在部队的时候没被干过。我会小心点儿的。”他说着话,转身离开了。


黄志雄回头看看,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下午还好好的天,竟然起了阴云,看来是要下雨了。


 






(我真不是卡肉,我就是不像写肉)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