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烟花易冷(诚楼衍生)章三十八

毕毕熊:

私设甚多!慎入!


CP:萧景琰*明楼




章三十八水灾


 


和梅长苏预计的一样,十天后加封的圣旨下来了,加封萧景琰为靖亲王,着五珠冠,同时晋封静嫔为静妃。两天后处置太子的旨意也下来了,废太子为献王,迁居献州。誉王亦忧亦喜,喜的是太子终于废了,他离那个位置又近了一步,忧的是莫名其妙异军突起的萧景琰在他不知不觉间竟已经足以和他比肩。誉王为此找过梅长苏,梅长苏的反应是他之前已经提醒过,无需追得太急,梁帝扶持靖王和当初扶持他是一个道理,誉王却依旧没法平息心头的愤怒。梅长苏草草劝解几句,只是让黎纲和甄平再度加强了苏宅的警戒,飞流在明楼的提醒下,更是不敢让梅长苏离开他的视线,萧景琰也让巡防营不着痕迹的增加了苏宅附近的巡逻次数。


 


在萧景琰加封亲王衔之前,前朝后宫所有人都在做一道二选一的狭窄选择题。好象不是太子,就是誉王,不选誉王,就选太子,当大家看到原本位列宗室二品阶上的萧景琰身穿五团龙服,头戴五珠王冠,英姿勃勃,顾盼神飞地站到了誉王身边时,那整个画面的视觉冲击力甚至比最初听到他晋封消息时还要强烈。原本萧景琰真的不比誉王差什么,他军功大把,唯一少的就是恩宠,现在梁帝愿意施恩,他便什么都不差了,细比下来甚至还比誉王多了些优势。沈追看了看蔡荃,低低一句“新的朝政格局开始了。”说出了所有朝臣们的心声。


 


誉王不甘心就这样看着萧景琰崛起,于是在朝堂上处处与萧景琰为难,后宫里皇后不遗余力的折腾静妃,静妃之前已有心里准备,应对得宜。这日南方大面积水灾的消息传来,梁帝焦虑,让沈追准备好钱粮数据,第二日上朝讨论救灾事宜。当晚沈追找了以往的数据和萧景琰深谈,希望他能接下这差事。萧景琰为难,他不是不愿意只是他怕抢不到,论在朝中的势力他现在还远比不上经营多年的誉王。


 


“你说应该怎么办?”萧景琰将事情细细给明楼说了,求一个意见。明楼沉吟了一下,“救灾无非几个方面,人,钱和物。水患的话,先疏导,再考虑救济的问题。不过沈大人这么熟练,问题肯定只是在怎么争取到这个职位上。这样你先争取,救灾具体事宜有沈追,誉王这我来想办法。”


 


“辛苦了。”萧景琰握了握明楼的手,无意中发现他的手粗糙了不少,拉过看了一下,右手的手心已经起茧了,“怎么回事?”


 


“没什么。”明楼收回手,这段时间他天天和蔺晨两个人在那捣腾那些药物,捣药捣得多,手上难免有了老茧。萧景琰重新抓回,爱惜的摸了摸,发现左手上还有一个伤口,“不会是蔺晨弄伤的吧?”


 


明楼横了他一眼,“你不喜欢蔺晨?”萧景琰诚实的点头,他是不喜欢蔺晨,任何时候都是那松松垮垮的样子,还有那头发,乱七八糟的。明楼不由觉得好笑,这人还真是坦白,“是我自己不小心,下午抓兔子时弄伤的。”


 


“小青她们干嘛去了!”萧景琰在那伤口上亲了亲,“下次让蔺晨抓兔子。他皮糙肉厚的不怕。”


 


“好!”


 


第二日上朝沈追刚刚说完南方水灾的大致情况,誉王就马上一腔热忱的说要去救灾帮梁帝分忧。萧景琰赶紧追一句说他要去救灾,怕救灾辛苦誉王不一定能承受。誉王针锋相对说萧景琰没有经验,萧景琰寸步不让说他可以学习,朝臣们看着他们两个争执,都没说话,沈追想帮忙又怕太着痕迹,目光灼灼等梁帝裁夺。梁帝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正要说话,誉王加了一句说要从私库捐白银三万两用于救灾,反正之后都能挣回来,抢到差事最要紧,萧景琰梗住无话,拼钱他是拼不过誉王。


 


“你们一番为国为民之心,朕都看到了。”梁帝抬手阻止了他们两个继续争吵下去,“还未去救灾就已经有了八万赈灾款,朕心甚慰。”誉王愣了一下,他说的是三万,大约是他父皇听错了,他正要解释,就听梁帝说到,“景桓捐了三万,景琰捐了五万。”萧景琰瞪大了眼睛,他哪里来的五万两白银,“这样,以往这种差事都是让景桓辛苦,这次就让景琰去历练一下,景桓就留在京城配合协调。”


 


如不是在朝上沈追都想喊出来,昨日和萧景琰谈完,他以为无望了,没想到事情竟然成了,可这靖王真拿得出五万两白银么?萧景琰懵了,完全不知道要怎么给梁帝解释,他知道沈追希望他来主导救灾,可他没有那五万两白银,这会接了差事,后面怎么办,心一横,准备说明,“父皇,那……”


 


“你母妃给朕说了,你不想张扬此事,可有如此为国为民之心,你又何必在意出身。朕已经传旨嘉奖明侧妃的义举,赐三品衔,锦缎十匹。”萧景琰晕乎乎的领旨谢恩,退朝后,誉王狠狠瞪了他两眼走了。萧景琰和沈追简单聊两句就去了芷萝宫,才知道是阿香连夜送了五万银票过来,静妃赶在了上朝前给了梁帝。不用想,萧景琰也知道是谁给的钱,他没想到明楼居然用了这么一个办法帮他。


 


拿着静妃给的两盒点心,萧景琰径直回了明韵小筑,将点心随手交给了小青,得知明楼在药炉忙着,萧景琰也顾不得之前明楼给他下的禁令,直接闯了进去。明楼正在捣药,蔺晨在那折腾兔子,一边折腾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调整过的配方好像好一点,你来看看是不是?”明楼应着正要过去,就看到萧景琰过来了,“回来了?”萧景琰点头,“事情搞定了?”


 


“嗯。”萧景琰看了一眼正盯着他两的蔺晨,觉得这不是一个谈话好的地方,“我有事要给你说。”明楼放下手里的东西,给蔺晨说一声,才走到门口就被萧景琰一把抱住,明楼忙挣脱了,解释到,“脏,还没换衣服。”


 


“你让阿香给母亲送去的银票?”萧景琰顺着明楼的意,稍稍离得远了些。


 


“嗯,怎么不够?”明楼心里快速盘算了一下,如果不够的话,大概还能再拿出三万现银,再多就要想办法了,“够了。”萧景琰看着明楼,忍住要抱他的冲动,担心的问到,“钱都拿去救灾了,你怎么办?”


 


“怎么办啊?!”明楼状似苦恼的说到,继而不在意的笑笑,“就当我政治投资失败了。”


 


“你不知道父皇说的时候誉王的眼睛都直了,我当时就傻了。”萧景琰笑着讲述他当时听梁帝说这事时的惊愕,末了补了一句,“不会失败的,你还有我。不过阿香不会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吧?”


 


“饿不着你。”明楼自豪的说到,说到做生意,管理经济,放眼整个大梁都没人是他的对手,“好好准备救灾的事情,有需要的话别说五万,就是十万,也是拿得出来的。”扔下这么一句,明楼转身去了药炉。


 


飞流急急忙忙跑过来,几乎是踢开了药炉的门,把蔺晨和明楼两人吓了一跳,蔺晨一看飞流那样都没等明楼回神就飞回了苏宅。飞流委屈的看了看明楼,跟着明楼走了密道,明楼一边走一边问,飞流紧张得不行,比划了半天,只有“苏哥哥,不舒服”几个字。明楼大抵也就只是知道梅长苏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回事?”萧景琰闻讯随后赶来,见梅长苏神情萎顿,双颊泛红,关切的问到。蔺晨正给浑身发红的梅长苏诊脉,神色凝重。明楼坐在一旁安抚着飞流,飞流很难过,他从没见过他苏哥哥这样,明楼皱眉,担心的问到,“是不是之前调整了药方的问题?”


 


蔺晨摇头,那个药方已经换了有三天了,要有问题早出问题了,没理由等到现在。明楼摸了摸飞流的头,温柔的问到,“飞流,告诉楼哥哥,之前苏哥哥今天什么时候喝的药,后来有没有吃什么?”


 


“点心!”飞流想了想,“好吃!”


 


“点心?”明楼想如果不是药物的问题,就可能是食物,“哪里来的点心?”


 


“小青姐姐。”明楼不解,今天一早小青还说点心吃完了,如果飞流过来要再做一些,怎么会这么快。明楼仔细看了看梅长苏的状况,倒有几分像是过敏了,“苏先生,是不是对什么过敏?”


 


“榛子。”梅长苏虚弱的答道,瞬间也想到了,可能是飞流塞给他的半块点心惹的祸,那味道他觉得很熟悉就吃了,“榛子酥。”


 


“榛子酥?”明楼想不通,小青以前好像没有做过榛子酥,因为静妃总不时送榛子酥过来,难道今天破例了?


 


“榛子酥!”萧景琰自责的重复低语,蔺晨看了他一眼,萧景琰解释到,“母妃给了两盒点心,我给了小青。”明楼把所有的事情串了起来,小青看飞流爱吃点心就把那榛子酥给了飞流,飞流又给了梅长苏吃,于是变成了现在的局面。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就好办,明楼松了一口气,“蔺晨,我去抓药。你陪着苏先生。”


 


萧景琰忽的一下站起来,吓了明楼一跳,他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分明,眼角似乎还带着点泪。梅长苏强撑要起身,还未说话,就被蔺晨瞪了一眼,无力的躺了回去。萧景琰跑了出去,明楼叹息了一声,“我去看看,蔺晨,你让苏先生多喝点水,可以缓解。”


 


“景琰!”在密道的出口,明楼才追上萧景琰,“不是你的错!”


 


“我差点害死小殊!”萧景琰沮丧的抱着头,他如果当时注意点,提醒一下小青,就不会这样了,幸亏发现得及时,不然真不知道会怎样。


 


“这是意外,不关你的事。”明楼劝慰到,谁也没想到这点心会千回百转到了梅长苏嘴里。


 


“可如果我小心一点,注意一点……”萧景琰眼角的泪还是滑了下来,“万一……如果小殊有个万一……我……”明楼定定的看着他,想问他要怎么样,难道林殊有个万一,萧景琰还准备跟着去不成,理智提醒明楼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轻声劝到,“不会有事的,有蔺晨和我在,苏先生不会有事的。”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只是过敏而已,很快就会恢复的。”


 


“以后呢?”萧景琰问到,明楼看看他,良久,“会找到解药的!我先去抓药了。”


 


因为梅长苏突然的过敏,萧景琰想延迟去救灾的行程,幸而被梅长苏劝住了,说无故迟去或者不去定然会招致誉王的攻击,前功尽弃。就在萧景琰出发前,岳州知府给誉王送礼的车队被人劫了,今年岳州灾情特别严重,消息传开后灾民群情激奋,几乎有鼎沸之势,梁帝大怒,责令誉王在家反省,而后方协调的工作转交给了沈追。而原本计划陪萧景琰去的明楼,也在萧景琰的要求下,留在了金陵。明楼让萧景琰带了两个大夫过去,一场水灾过去,最怕的就是瘟疫,同时让人帮忙准备了一些防瘟疫的药物,让小金在书院组织了人,同去帮忙救灾。由于梅长苏过敏还在恢复,而且出事的那几个州不在江左盟范围内,蔺晨怕他忧心便在药物中加了些安神的药材,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明楼的肩上。


 


“明楼……”看着明楼一样一样的说着需要注意的事项,在叮嘱小金,萧景琰欲言又止,明楼回身看着他,问到,“怎么了?”


 


“小殊那边你……”萧景琰眼巴巴的看着明楼,他希望明楼能好好照顾梅长苏,那蔺晨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明楼嘴角勾起一抹笑,他突然想到了阿诚,如果现在阿诚死而复生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是不是也会和萧景琰一样,心心念念只有阿诚?明楼想,大约会吧,那失而复得的才永远是心头的朱砂痣。“你帮忙照顾一下!”


 


“我知道,你放心吧。”明楼轻轻点头,萧景琰这才安心离去。这次过敏的事情让明楼明白,林殊在萧景琰心中的份量比他想的还要重一点点。明楼看着萧景琰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问,景琰和我在一起,你是不是后悔了?


 


“终于看到希望了!”蔺晨从药炉出来,夸张的伸了伸懒腰,一旁的明楼看他的样子,笑了。他们两个猫在药炉里这么多天,实验了这么多次,终于摸到点苗头,能找的古书能参考的方子基本上都找过了,明楼还不时提供一些他以前学到的其他医学知识。“嗯,还差两样东西。”


 


“冰续草和火焰花。”一个长在极寒之地,一个长在极热之地,用来中和火寒之毒的火和寒,可没人见过这东西,都只限于书籍记载。


 


“不知在哪里能找到!”明楼感慨,他们现在调制出来的药只能增加梅长苏的体质,减缓毒物带来的痛楚,不能根治,再加上这两样东西才能根治,不过到这样也已经算是很大的收获了。


 


“我已经传令琅琊阁和江左盟上下,尽量去寻找这两样东西了。”蔺晨的目光看向远方,只不过这据说是百年才一遇的奇药,他们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不过不管多难找,他都要找到。


 


章三十九救人



评论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