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未央心——6

昨日海棠旧:

        话不投机,最是让人窝火!静太后即便性子温婉,那也有发火的时候,有旁人在时她还给他面子,这四下无人,就她母子二人时,她说话难免就直了。


        静太后怒气腾就上来了,冷着脸,生气的说“你还有理了!他固然是祁王遗腹子,可名义上只不过是你义子,太子才是你的亲生骨肉!是我大梁储君!你放着正经人不关心!一天到晚对别人这么好!”


         “母亲从来深明大义,何时对人还有血统的偏见!”


        静太后叹息,“我不是有偏见,庭生是宸妃姐姐的孙子,自然也是我的孙子,只是有些事情你要明白,你过分的荣宠只会给他招来灾祸!你想想祁王!想想林帅!再想想小殊!”


        萧景琰腾的起身,双手紧紧握拳,静太后看着他,她明白当年的事情即便是平反了,可始终是个痛,平反了又如何,无辜的人除了得了好听的名号,又不可能死而复生,还害了小殊生不如死,这些事他萧景琰始终没有放下过!


        静太后伸手,牢牢握住他颤抖的手,萧景琰浑身一怔,温柔祥和瞬间包围他的左右,他低头看着慈爱的母亲,一脸的期盼,终于忍不住湿了眼眶:“母亲……我想他们了……”


        “唉……”静太后哀叹,起身抱住哭泣的儿子,安慰的拍着他宽厚的背,“景琰,谁都没有错,只是我们生来不是普通人,注定要遭受劫难。”


        萧景琰看着静太后,不说话,就听她讲着“你还记你很小的时候受过伤,伤的很重,醒来连母亲都忘记了,你知道当然母亲有多心痛,既是一身医术也难以救你。可如今,母亲多希望你能想那次一样,什么都忘记,什么都不去想,再次快快乐乐的生活,没有仇恨、没有怨念。”


        “……”


        “放了自己,也放了他吧。”


        萧景琰神色一凛,看着静太后说道:“母亲是想我放了谁?!”


        “他救过小殊,他是小殊最好的朋友,你如今所作所为难道就不怕小殊在天之灵难过吗。”


        萧景琰的情绪有些暴戾,却始终在忍耐,阴云席卷,仿佛就像此时此刻他的心情,萧景琰一拱手,冷言道“儿臣还有许多政务没有处理,就不打扰母后休息,改日再来给母后请安!”萧景琰说完,也不管静太后,阔步离开,怒气腾腾。


        “啪——”


        “咚!”


        萧景琰怒气滔天的一巴掌,十成十的力道,连武艺高强的人都未必受得住,更何况是已经手无缚鸡之力,身体孱弱的蔺晨。无缘无故的一记耳光,让毫无准备的蔺晨一下子装上了一旁的柱子的石墩子,刺目的血就他头上蜿蜒而下,浓厚的滴在雪堆里。


        蔺晨不知道哪里又让他不高兴,想要起身,却已经不能,眼冒金星不说,还头疼的厉害,一边耳朵还嗡嗡嗡直响,一阵阵恶心感从胃里袭来,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也听不太清萧景琰的怒吼。


        萧景琰丝毫没留意蔺晨煞白的脸色,也不在意他流的鲜血,一把抓住他的衣襟,狠狠的说道“你凭什么让母后为你求情!你是救了小殊!可间接害死他的也是你!放你走?!别做梦了!你就该一辈子就在这接受惩罚!你就该为这一切忏悔一辈子!”


        蔺晨好不容易忍住不适,无力的攀着萧景琰的手,“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萧景琰一把掐住蔺晨的脖颈,“闭嘴!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你给朕好好跪在这里忏悔。”萧景琰一松手,把他推出了廊下,落尽松软的雪地,刺骨的冰冷潮湿瞬间卷席的的身子。


        火儿一见心疼的跪下,“陛下,蔺公子身体不好,不能受凉啊!求陛下开恩啊!”


        萧景琰冷眼瞥了他一眼,一哼,“他不是号称天下第一的蒙古大夫嘛,身子不好?!笑话!”说着萧景琰头也不回的离开。

评论

热度(67)

  1. Shosssha昨日海棠旧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是大哥的女人昨日海棠旧 转载了此文字
    前方高能请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