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诚楼】[半AU]流氓大亨[9]

不太92:

(因为周末肯定会偷懒不更新,今天勤劳的双更了~\(≧▽≦)/~大家周末愉快!23333)


 


9


郭骑云拿着电文走进房间,直接往明台眼前的桌上一放。


“这是毒蛇给你的电文。”


“布置任务了?”明台打起精神,从百无聊赖趴着的状态挺起背来,低头往电文看去。


这封电文的内容还挺长的,明台仔细看了有一会儿,之后,他又反复端详,抑制不住疑惑地抬头问郭骑云,“这是不是里面还有什么密码,得再破译一次?”


对此,郭骑云肯定摇头,“就是这内容,没有错。”


明台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你说,这毒蛇是怎么回事?电台资源那么宝贵,他没事发来上百字废话是干什么?”


“这也算不上废话,不就是骂你的话嘛。”


“所以你觉得毒蛇特地通过加密电台骂我一通很正常?”


“我觉得很正常。”


明台眨眼发了好一会儿怔,他真心实意问,“这上海站里还有没有正常人了?”


郭骑云不作理会,“反正毒蛇让我传达给你的已经给你了。下回别再轻举妄动。”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等等。”明台赶紧叫住对方,“说起来我什么时候能见见毒蛇?他怎么骂人也不知道自己亲自来骂啊?”


郭骑云不假思索,“你见不着毒蛇。”


“为什么?”


“整个上海站没几个人亲眼见过毒蛇,反正通过电台也能布置任务。话又说回来,你没事要见他做什么?”


明台只觉得,郭骑云问得这是什么破问题。“他是要给我布置任务的人,我得听从他的指令。如果我不能相信他的能力,这工作还怎么开展?而且,前面他不还搞了个细菌炸弹的乌龙,这让人怎么放心?我总得会会他才行吧!”


郭骑云想了好一会儿,“毒蛇肯定不会来见你的。你若是想见他,自己想法去找他吧。”


“……我说你这个人……”明台忍不住瞪眼,随即,转念一想,他探究着观察向郭骑云,“你有见过毒蛇吧?”


郭骑云面不改色,“没有。”


“你看你,”明台故意正中下怀着嘲笑,“毒蛇一定是瞧不上你,所以才不见你。”


“他不也不见你嘛。”


 


明台愣是被噎了好一会儿。


“你和毒蜘蛛就在这儿继续等指令吧,我先走了。”郭骑云再次转身。


接着,他再次被叫住。


 


“等一下,我还有件事呢。”


“还有什么事?”郭骑云无奈回头询问。


明台稍稍认真站起身,“既然不让我擅自行动,我主动请示总行了吧?”


“请示什么?”


“我在那酒会上也听到不少,荣妟这个人,其实说起来是比林孝章更刺手的汉奸吧?”


突如其来的名字让郭骑云顿了顿,他清着嗓子,“干嘛忽然提及这个人?”


“反正是锄奸,要杀林孝章,我们干脆把荣妟这个和林孝章密切勾结的汉奸也杀了吧。”


 


郭骑云默默看了明台好一会儿。


“干嘛?”明台理直气壮,“虽然我们明家的确和荣家有恩怨,但我绝对不是这么公私不分的人。酒会上我看得出,日本人对荣妟的兴趣比对林孝章的还大,老实说,我甚至觉得,林孝章倒反而是被荣妟利用的傀儡——你想想吧,林孝章帮日本人筹措物资都多久了?不也还是没在伪政府捞上个一官半职?可结果,最近一和荣妟合作,马上就当了上海市的汉奸市长,这说明了什么啊?——这说明了问题啊!”


 


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说教让郭骑云怔怔咽下口水,良久,他迟疑着点了点头,“好吧,我会帮你请示毒蛇的。”


“你最好再提醒一下毒蛇,我们要尽快行动。这世上有那么多汉奸要杀,还有那么多情报工作要做,让我这么闲着实在是太浪费了!”


终于,明台觉得自己苦口婆心说得差不多了,“行了,你走吧。”


被驱赶的人盯视了明台半晌,接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地走出了房间。


 


明台在目送郭骑云离开后,痛定思痛。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事实上,自酒会之后,明台就一直很想和明诚谈谈。只是,因为估计明诚想和他谈的更多更迫切,所以才憋着没去见对方。但不管怎么说,他知道,这是逃不了的会面。


取来围巾,在和楼上的于曼丽交代后,明台出门往76号的方向走去。


 


 


明诚在离开76号,坐上自己汽车的时候,简直恨不得握拳用力朝后挥过去。


当然,这其中也有对自己的恼火。整整两天,他明知道明台就在上海,却怎么也找不到对方,见不到对方。


“你终于不躲我了吗?”


这时候,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近乎咬牙切齿地从后视镜瞪躲在后座的弟弟。


面对明诚的斥责,明台无辜耸肩,“二哥,我又没躲你。”就好像真是那么回事。


明诚完全不买账,“那你怎么不回家!”


早有准备的明台立即给出充分理由,“等林孝章死了以后我再回上海,不是就更没人怀疑我了嘛。”


 


没有刻意的相互隐瞒或试探,他第一时间开诚布公。


这一说辞让明诚不自觉踌躇了好一会儿。他当然没有立场责怪明台擅自加入军统,但是——


“明台,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出事,大姐会有多伤心?”


明台当然懂得这个道理,只是,他努力收敛起愧疚和不安,扬起若无其事的笑容,“只要不出事不就行了!”


说到这明诚就更来气了,“你还知道‘只要不出事’?那晚就差点出事!你们军统行动前不知道先调查清楚的吗?!”


“二哥,你怎么知道我是军统的?”明台假装吃惊地瞪眼,希望以此转移话题。


“这不就说明你隐藏得不够好?”


不中听的话明台只当没听到,他神情不变径直说下去,“二哥,你的身份呢?”说着,顿了顿,谨慎小声追问,“你是共产党吧?”


“……谁告诉你我是共产党的?”


“其实知道你进76号工作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一定不会当汉奸的!这肯定是卧底任务!我二哥这样的爱国人士,怎么会真的为伪政府工作呢!”明台大力奉承道。


“少拍马屁。”


明台难得流露出一丝真情,他稍稍认真地回到主题:“二哥,其实我对共产党没有一丝偏见,我只知道我们都是抗日的。我很高兴二哥你和我并肩作战……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二哥。”


明诚不觉有些被打动。


事实上,这两天他一直在考虑和明台信仰不同的问题……但明台比他看得透:他们永远都是兄弟。


 


“你千万当心,还有,早点回家。要知道,大姐很想你。”


良久,明诚放缓语气交代。


明台对此颇有同感,“我也希望早点回家!我那上司,偏要拖着不行动!”满心抱怨。


明诚挑眉指出:“你们不是刚行动失败?那就是他的失误,还是让他别又急急行动才好。”


明台讪讪笑了一下。


他其实不好意思让自己的上司背这黑锅,但是,他更加不好意思说那行动完全是自己乱来。


当他哥哥的人,很快便自行解读明白了这一心虚笑容背后的意味。


“——所以你是擅自行动?”


“二哥,小声一点。”


“让我小声一点?你怎么不小心一点!”


“好啦好啦,”明台陪着笑讨饶,“我今天已经被上司用电文给骂了一顿,二哥你可以省点口舌之力。”


 


明诚停顿半晌,再开口时,带着不决的犹豫,“明台,你是说,毒蛇还发电文骂你?”


军统特工立即讶异侧目,“二哥,你居然连毒蛇都知道?”


“既然你知道我是情报人员,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好吧,是我大惊小怪。”明台赶紧打发了这个话题,他关注向自己更在意的事,“那你知道毒蛇的具体身份吗?”希望会上一会国民党军统毒蛇的毒蝎把自己的指望放在了共产党身上。


 


而另一边,面对明台的提问,明诚却怎么也收拾不起自己紊乱的思路。


 


事实上,当国民党莫名劫走了他们屠宰场同志的货车为他们解围之后,明诚就一直在思考:当时国民党究竟为何会有这样的行动?


要说自摆乌龙的确也说得过去,但架不住明诚把眼镜蛇和毒蛇联系起来。


 


首先,听代号,这两者就已经那么相似,其次,这两人又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上海。如果说,毒蛇就是眼镜蛇的话,那毒蛇因为收到特务盯上屠宰场货车的消息,从中使计,让国民党插上一脚来捣乱,就变得合情合理。


……最重要的是,现在明诚对于荣妟这个人,他有怎样的秘密身份,都已经丝毫不会感到意外了。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林孝章酒会的暗杀危机事件。


 


若荣妟不是军统的人,他怎么会认出明台想要暗杀林孝章?明诚曾那么想过,但转念明台的任务应该是毒蛇安排的之后,又重新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毕竟,就像荣妟所说:想他荣妟是什么人物?被青帮遍布的上海滩上,荣妟自然酒会前就已经知道这个地方被包围。如果他是毒蛇,怎么可能让明台行动?


于是,所有的猜想,差不多就如此草草了事。


 


——但现在,明台透漏了酒会的行动并非毒蛇安排,而且毒蛇还对此颇为气愤的事实……


 


“二哥,你在想什么呢?”


明台狐疑的声音打断了明诚的思绪。


经验丰富的地下情报人员回神应对,“在想,明明是你们军统的毒蛇,你居然还向我打听,你都是怎么做特工的啊?”


“如果你知道毒蛇是谁,那就算你厉害,算我‘怎么做特工’。但你知道吗?”明台故意激将明诚。


其实,大概也就只有孩子气地会使用这种手段的明台才会经不住这种激。当二哥的人不以为意,“我要知道干嘛?反正我不是连自己上司是谁都搞不清楚的糊涂特工就行。”


他成功挑衅了新晋军统特工的尊严底线。


明台忍不住反驳,“反正我马上就是成功暗杀上海滩两大汉奸的神秘英雄了……”


明诚注意到这句话的疑点,他忍不住第一时间打断:“两大汉奸是怎么回事?”


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透漏出多余情报的明台在微愣后,很快不以为意。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别说二哥你可以信任,就是当着荣妟的面,我也可以光明正大预告他,要小心我的子弹。”


“你们要杀荣妟?军统要杀荣妟?”明诚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终究还是连连追问。


难道,荣妟真的不是毒蛇?


后座的明台很快回答,“目前只是我的提议,我觉得荣妟这个人比林孝章还需要铲除。”


“……你向毒蛇那么提议的?”


“是啊。”


“……他怎么回答?”


明台无奈耸肩,“二哥,我们虽然是兄弟,可你终究是共产党。”他提醒问得太多的人。


明诚并不想让自己的弟弟为难,但这却是他不得不得到答案的问题,“明台,我只想要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准备杀荣妟。”一字字说。


明台认真地端详了明诚片刻。


“毒蛇还没有答复。”最终松口。


 


明诚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回汽车前方的路面。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如果荣妟是毒蛇,那他当然不会让明台暗杀自己。而如果荣妟不是,至少明诚可以想法提醒眼镜蛇。虽然,就后者来说,荣妟还是可能遭遇危险,但不管如何,自己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这步,没必要再多纠结,再多纠结也多做不了任何一丁点事。


……可他偏偏翻来覆去地想。


 


“二哥,你怎么看起来心神不宁的?”明台的声音从后座传来。


然而,明诚也说不清自己为何如此心神恍惚。


“总之,”他转移话题,“你凡事小心,早点回家。”


明台难得解人意地未过多追问,他点头应承,“放心,我一定过年前回家。”说着,思索着又追加一句,“也许我能带回一件大姐最最想要的礼物。”


明诚疑惑问:“什么礼物?”


明台权量一番,“告诉二哥你应该没关系,但大姐千万不能知道。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大姐会承受不起。”


“你究竟在说什么?”


明台不再故弄玄虚——


“也许我能找到我们大哥明楼了。”


明诚讶异回头,“你能找到?”


明台高兴点头,“当年我们不是因为怎么也找不到那帮消失的人口贩子,所以才断了线索嘛?”


“然后?”


“然后不知道怎么兜转的,有个人口贩子的头早些年加入了军统。”


“你见过他了?”


“那倒没有。因为执行特殊任务,暂时都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训练班的老师答应帮我联络他,这老师还答应帮我找明楼大哥。这老师别的虽然不怎么样,但本事不小,我相信很快会有消息的。”


“如果真能找到明楼大哥就太好了。”


“二哥,你一脸忧心忡忡的表情说什么‘太好了’,一点没诚意。”


 

评论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