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诉衷情(终章)

忘宸:

诚楼系列到此告一段落了,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写小片段。总之很感谢各位对《断章》和《诉衷情》的支持




夜里,明楼虽然和明镜把话说开了,但因着还得做戏给那孤狼看,明镜自然是不能松口让明楼回家住的,明楼也就继续窝在了办公室里。


照阿诚的意思,是要去酒店给明楼订个房间的,天越来越凉,即使是明楼办公室里一切都是齐全的,总住着也是休息不好的。但明楼不肯,他原本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这时候绕了出来,看着阿诚就来了一句:“住在办公室合适啊,更符合我前途渺茫众叛亲离,就连挚爱之人也欺骗了我的落魄形象。”


阿诚原本听着还扯了几分笑意,听到挚爱之人的时候却是眉头一挑,也不说什么,倒是向着明楼的方向逼近了几步:“挚爱之人?”


阿诚和明楼口中的挚爱之人自然指的是被明楼陷害入狱的汪曼春,明楼原本只是表现一下自己如今在别人眼中的凄凉处境,自然没大注意,但这话听在阿诚耳中就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刺耳了。


明楼看着挑了一边眉毛斜斜看着自己的阿诚,没来由的心里就是一抽,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那句“挚爱”之人犯了阿诚的大忌,他向来在家人面前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连忙就改了过来:“做戏,做戏。”


阿诚难得见自家大哥一片窘迫还有些紧张的样子,心里忽然就痒的很,难得的就放肆 了起来。走前两步,竟是逼着明楼退后了几步,堪堪被厚重的办公桌截住。


阿诚原本只是想玩闹一下,压抑了太久,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阿诚就特别喜欢偶尔恶作剧一下,看着自家向来稳重的大哥窘迫紧张的样子,阿诚就觉得再多人的误解再艰难的任务都无所谓了。可今天,阿诚看着撞在办公桌上堪堪停下来的明楼忽然就觉得应该再做些什么,而他也真的做了,他慢慢弯腰,将自己撑在桌子上,把明楼整个环在了手臂中,在一种被压迫的状态下,明楼自然而然向后仰去,阿诚就趁着这点身高的优势颇为居高临下地望着明楼,然后向下再向下,在明楼难得的目瞪口呆中轻轻贴上了明楼微启的唇。


明楼因着自己口快一时说错了话,被阿诚困在这方寸之地,他向来都是掌握全局的,偏偏在于阿诚这份关系中总是处于被动,他难得愿意在别人面前示弱,谁知这一次示弱就被阿诚占了先机,倒是在这方面处处都压他一头。就如现在,明楼被阿诚困在办公桌前却无处可逃,眼睁睁看着阿诚的脸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大,最后整个实现都被阿诚放大的脸给遮住了,在目瞪口呆中被眼前的人吻了个正着。


阿诚知道明楼这些日子的殚精竭虑,也没想过再进一步,堪堪在明楼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时候直起了身子,然后一副极其潇洒的模样去沙发上给明楼铺床,走前不忘威胁一句:“大哥以后可要注意了,这一生挚爱可不是随口就能说的。”


明楼在目瞪口呆中回过神,看着阿诚继续忙碌的背影,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索性直起身子转过身去到酒柜里拿酒。阿诚帮明楼铺好沙发上的被子之后,明楼刚刚倒了两杯酒,静静的端着,看阿诚转过身来直接递了一杯过去。


“大哥最近本来就睡不好,这时候了还喝酒。”阿诚皱着眉,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阿诚,幸好还有你。”明楼没来由的一句话却让阿诚微微有些鼻酸:是啊,这乱世,幸好还有你,幸好还有彼此,能在这夜晚,倾诉彼此的衷情。


 


 


 


 


 


 


 


 


-


 


 


 



评论

热度(118)

  1. 天天m忘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