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李川奇×赵启平】卡农与吉格 14

冬节长至:

>>> 卡农与吉格 新坑唠嗑


>>> 卡农与吉格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


香港,凌晨四点。饥肠辘辘的赵启平想和李川奇打一架。


 


当两碗热气腾腾的猪颈肉芝士捞面摆在赵启平面前,他隔着满面水汽看李川奇,竟然一时恍惚,总觉得有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眼前的这个人,白日里发言时手里拿着一叠手抄的词表,眼神却几乎没怎么往纸上瞄。没有PPT,没有对应字幕,李川奇站在那里侃侃而谈的时候依旧无比自信的样子容易让人以为他为这个讲话准备充分到完全脱稿。可其实只有没几个人知道,这位李市长几乎毫无准备就站到了桌前。赵启平耳里是李川奇口中纯正的美音英语,叫他想起自己曾看到过的李川奇履历中,关于他在美留学时连续两年参加辩论联赛的诸多成绩。


而赵启平自己都不曾意识到,有那么一会儿,他竟然理所应当地暗自为李市长感到骄傲,不是作为交流团的成员,不是作为所谓上海市民,亦不是作为李川奇愿意交心的朋友,而是——作为他自己。


李川奇上午参加完仪式活动,又强打精神与香港医院及卫生局的领导相谈甚久。而到了终于可以回酒店的时候,他已经累到即便走在路上,只要眼睛一闭,也能迅速睡着的地步。所以他第一次毫不逗留,婉拒了香港方面共进午餐的邀请,从医院出来直接赶着王迪驱车回酒店去。以至于赵启平虽然一下午都逛在医院,却也没能再找到他。


他拌匀了自己碗里的芝士,看赵启平还在愣神,觉得好笑,于是把自己的面碗换到赵启平面前,随即又开始拌已经调到了自己跟前的面碗:“想什么呢?趁热先吃,凉了就不香了。”


这是寸土寸金的香港,寸土寸金的尖沙咀,新记餐厅身处其中,店面难以避免得小。赵启平回过神来,周身是小餐馆的吵嚷与拥挤,但李川奇大大的一字笑正在前方,好似为他在这店面中央辟出了一小块没有嘈杂的安静。这个人白日里对着在座的所有医生及领导也是这样笑的,只不过那时他的眼角比此刻少了几些褶子。现在的他相比起早晨,虽然眼睑青黑没能尽褪,精神却已经很好。


李川奇笑着将拌好的那碗芝士捞面推到对面人身前的一瞬间,赵启平的胸腔里蓦地涌起一股激流,力道猛烈,让他心率过速,比在中山医院留观室里看着李川奇的那次更甚。它来得太迅速,只让他觉得胸口心头发烫,如滚水沸起。而后那激流翻涌,方一卷便挟着全身血液一起冲上了头顶。他的脑里全是轰鸣,对外界的感官瞬时削弱,嘈杂他听不见了,眼前的一切事物也几乎全模糊了,唯一清晰的只有李川奇的那张脸。但他却突然能体味出来,胸腔里那被激流淌过的地方竟然遗留下了一些浓郁的清甜味道,似花浆蜜露,像草香冽泉。


赵启平就在这一秒意识到,自己可能爱上李川奇了。


赵启平并不是反LGBT人士,他甚至还去参加过几次彩虹声援,但即便如此,当这个念头真的落到了他的头上,他依然有一些难以置信的惊诧。而瞬时的惊诧后,留下的却是一种自若的恍然。


 


他想起几乎两年前,他和自己的第二任女友吹了之后,左安歌曾闯进他的办公室,趁没人的时候认认真真给他下了个“光棍一生”的定论。他哭笑不得——这么大的结论,可是不能随随便便下的。


左安歌闻言兴致上来,给他详细罗列了一二三:“啧。首先,你,作为大魔都三甲医院重点科室年轻有为的一线临床医生,本来就没什么时间谈情说爱。况且你又在骨科,咱们中山骨科除了护士连一枝花也没有,可是我们又入不了你的眼……对吧?


其次啊,你这每天光聊天就有意无意地丢个梗、掉个书袋,没点文化的人还真接不了,分分钟原地懵逼。再加上你这么个工作性质,哪来的时间走出医院去结识你希望当中的文化人?


欸再有啊,你这个学历真的是太……高……了,小的们站你面前也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儿。再加上像你们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难免有点儿,这个……褒义的褒义的……褒!义!词!好!吧!可是这看人的呀,像我们这么熟的,不以谈恋爱为目的的交朋友,是吧,根本不会介意。但你说要以过日子为目的谈恋爱,人家姑娘未必乐意呀。


所以,综上所述,我最最敬爱的赵启平医生,您还是打一辈子光棍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时听完,赵启平还难得仔细反思了一阵,好像自己身上是有一些站在人群里看来不属常见的清气帅气骄气。可自这两个月来,什么清高,什么掉书袋,在李川奇面前什么都没有了。或者说,不是没有,而是不显眼了,因为——归根结底,他们是同类人——即便气质不尽相同。


这一点,赵启平在他们第一次于小区楼底进行了一场简短谈话后就已经发现了,他们一样坚持,一样骄傲。而聊天时,他无意间抛出来的典,李川奇都能接上,谈话可以继续而且毫不尴尬,甚至聊着聊着,隐晦的引用层层叠叠顺势而出,将两人都能激得兴致更加盎然。


其实……到底是因为自己是同性恋才会爱上他,还是因为爱上了他才变成了同性恋,这一点已经完全不重要了。赵启平爱李川奇,不因其它那些天花乱坠有的没的——只因为,他是李川奇。如此,而已。


 


心念电转至此,赵启平神思忽得便清晰了,耳聪目明,心底快活。他飞手捞起斜插在碗里的筷子,实打实地蹭着融化的芝士往嘴里送了一口。上海有无数做芝士的餐厅,都没有这一家的香醇浓郁,咸甜不腻;上海亦有无数卖炭烧猪颈肉的餐厅,也都没有这一家烤得脆而不焦,韧而不老。赵启平满鼻满脸都是无处不在的芝士烤肉香味,一本满足。


李川奇看到他吃得酣畅淋漓,自己也笑开去,终于放心埋头吃面。赵启平趁着眼前人低头,也偷偷抿嘴笑开去,嘴角弧度柔了又柔。


嗨,李市长。等到时候合适,我想……和你说一件大事儿。可是如果你不和我一样,那也没关系,请允许我安安静静等你。毕竟现在——我想——我可能暂时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TBC.

评论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