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凌李】恋爱病例示范 ch 18

夏夏夏洛:

这一章大概讲的是,李警官吃货人设永不崩?😂😂😂


凌远长着一张中老年妇女会莫名生出好感的脸(俗称妇女之友),所以李家二老错怪自己儿子也不奇怪了吧😂😂😂


我好几天忙着看电影没更新忘了前文的朋友们去看一下吧😂😂😂【不要脸】
————————————————————————————


Chapter 18


        李妈妈心情复杂地回家以后,沙发上的李局一眼就看出自己老婆的忧心忡忡。她有心事的时候就分不出精力来管他晚上是不是还在喝浓茶,否则她一定会唠叨他老头子是不是不想睡觉了。


       "怎么啦?不是看儿子去了吗?"


        李妈妈走过来坐在他旁边,盯着茶杯口升起的水雾出神,有些迟疑地开口对他说,


       "老李,咱儿子,怕是,怕是喜欢男人的。"


        李局哗啦一下子收了报纸,并不相信听见老婆说了什么,"不可能吧,之前不是那么喜欢简瑶的么。简瑶也是个好孩子,可惜他俩没成。"


       "真的我亲眼看见的,他抱着人家凌院长不撒手,我相信我的直觉。"李妈妈闭眼摇头,晚上那一幕的震撼犹在眼前。


       "凌远?"李爸爸皱眉端起茶水杯子啜了一口热茶,不说话。


      "怎么办啊老李,儿子也不能说是追不到瑶瑶就干脆喜欢男人吧!你倒是想想办法呀。"


       "我能有什么办法。"李局无语,"你儿子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嘛?当年你横拦竖挡的,阻止他上警校了嘛?他自己不放弃,谁能劝得住。现在他想喜欢凌院长了,你棒打鸳鸯拆得散吗?更何况在他现在这个精神状态下,你敢说半个不字?爱在一起在一起呗,女朋友都有分有合,更何况男朋友呢。你是不满意儿子喜欢男的还是不满意凌远啊?"


        李妈妈被老公淡定的分析噎得无话可说,她不是想替李熏然决定他"应该"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李熏然的牛脾气也确实不是她能左右的事情。但是她还是想不通。


      "老李,你说的轻巧,人家凌院长是有老婆的!你儿子现在就因为凌院长人好,赖上人家了,你怎么知道凌院长是被迫安慰病人还是真的喜欢他?你这不是放任你儿子骚扰人家家庭,难为人家凌远吗?儿子喜欢男的,只要他高兴,我总会接受,但是他现在影响别人生活了你懂吗,他在影响凌院长生活!这是不负责任的!"


      "你又没跟我说是儿子赖着凌远。"李局被老婆骂,有点不服气。但是如果事情真的像她说的这样,反而变得棘手起来。


       李局这下是真的陷入思考的沉默了。夫妻两个无语地静坐,虽然思考的方式和担心的内容全然不同,可心里都在忐忑不安。


         但是医院的凌远跟李熏然还全然不知,到了睡觉的时候,李熏然还不道晚安,躺在床上眨巴眨巴眼睛地望着凌远,眼睛里有狡黠的光。


       "为了弥补一下我们认识的时间那么短,你自己主动坦白一下你的感情史吧。"他故作淡定地开口,心里面憋着笑。


        凌远笑了笑,"这肯定不是什么好的睡前故事。"


       "你最好讲得真实清楚一点,毕竟我是个刑警,必要时我会请出我的线人赵启平医生。"


        凌远举手投降,给他从小时候的飘零讲起。爸爸的出走,妈妈的病,养父母家平静的日子。还有后来亲生父亲发迹以后又回头求他原谅的事情。


        天花板上面灯管白晃晃地亮,映得病房里面白墙白家具也没什么色彩。凌远头一次感觉在如此压抑的环境里,对着李熏然说出这些事情竟然变得不那么艰难,甚至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艰难。以前他不爱想的时候,大抵是一个人越想越觉得烦闷不公。但是现在仿佛是因为想要得到的那个人,他的手就幸运地刚好握在自己手里。所以命运待我这么刻薄,可是当我与你相遇开始,我就好像全然忘了它往昔的无情嘴脸了。


        他心里盘算着赵启平知道多少,挑挑拣拣着给李熏然讲自己大学时候的故事。讲他跟韦天舒总是一起去打篮球,球场边上的女孩子十有八九是看他的,但是后来都被一同打球的哥们追了去。所以医学院的男孩子都爱跟他打球,还能抽空偷看场外那些偷看凌远的其他学院的女孩子,大大增加了谈恋爱机会。简直是名为凌远的医学院人形广告灯牌。


        还有韦主任以前叫韦三牛,他帮他改名韦天舒,还帮他写情书追女孩,照韦天舒的话说是"作为光芒四射的凌远身边衬托用的阴影"的补偿。


        后来他毕业就进了第一医院,再后来与林念初结了婚,院长就从一个单身优质青年成长成了已婚优质大叔。不过生活也不总是那么顺利,当上院长以后内忧外患纷纷爆发,再加上自己胃病加重,凌院长颇有点人前风光人后受罪的苦楚。不过现在都好啦,他有了李熏然。凌远合计着等到李熏然能出院了,就把他接到自己家里去住,刑警的工作这么危险,他要是不能每天都看见那人的脸,真是要疯。


       李熏然躺在床上静静地听他讲,看他的得意,看他的落寞,看他的幼稚,偷想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落在自己手里的。


      "你笑什么。"凌远看他用被子捂着半边脸,眼睛里还是藏不住笑意。


      "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了。"


      "凌远同志,你的感情经历这么丰富多彩,还结过婚。但是我从小到大只只喜欢过简瑶一个人,我连亲都没亲到她。这不公平。"


       "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说怎么办,要不你也去找些女朋友?你也去结婚看看?"凌远假装认真思考。


       "那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李警官挑眉撇嘴,一脸得意。


       "愿闻其详。"


       李熏然对他勾勾手指,示意他靠前来。


       "那凌远同志你就要比我对你还要加倍加倍对我好,来补偿你以前欠我的。"他自己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自己肉麻到无法继续恶心凌远。


        凌远很配合地没有笑场,皱眉说"那,也行吧。可是我怕我对你太好了你心里过意不去啊,毕竟你脸皮这么薄。就比如说现在吧,我说我去给你买盒虾饺吃,你肯定会说不用麻烦了都这么晚了。"


      "我吃。"李熏然躺着点点头,"我吃。我还要吃他家的鸡汁生煎。"他摸出手机看看时间,对凌远说,"你现在过去还能赶上最后一锅。倒点醋多放辣椒。"想了想又补充说,"加一勺蒜泥。"


        凌远看着床上"虚弱"的病人大言不惭地点着菜,要求还挺复杂,眨巴着眼睛等他去买宵夜。他起身问他你晚上不是喝了鸡汤嘛?嗯?躺都躺下了怎么这么有食欲?李熏然说晚上是晚上的事情,鸡汤也都是历史的尘埃了。


        没办法,凌远抓起西装外套,笑着用手指了指躺着也能胃口大开的病人,出门开车去给他买宵夜吃。


        那边李家二老纠结了半晚上终于想出一个好方法,李局最终拨通了简瑶电话。不管现在什么情况,先问问简瑶,她肯定知道。


        电话里嘟嘟嘟地响,李妈妈在旁边紧张得不行。


       "喂,李叔叔?你好呀!有事吗?"


       "瑶瑶,我问你个事儿,你知道熏然最近,感情生活怎么吗?"李局措辞再三,问得含蓄。简瑶听了却大吃一惊,这问题显然是有备而来,绝不是空穴来风,就在她衡量李局到底是不是问凌远,自己到底该不该说出来的时候。李妈妈一把把电话拿过去了。她急。


       "喂,瑶瑶啊,我是李阿姨。啊没事没事,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熏然最近是不是老是骚扰凌院长啊?这孩子真是的。"


        骚扰凌远?简瑶被弄糊涂了。要说骚扰,那一开始不应该是凌远骚扰李熏然么。凌远这什么超能力啊有毒啊,为啥能迷倒所有长辈啊?李阿姨这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啊?


       "那个,那个。。。"


       "没事瑶瑶,没别的意思。阿姨就想问清楚点,他俩是在谈恋爱还是李熏然单方面缠着凌院长啊?你俩从小关系就最好,阿姨知道你肯定知道。我们就是怕凌院长不好意思拒绝他,怕打击病人,熏然这样太不合适了。"


       "没。阿姨。"简瑶感觉心好累。李熏然,为了保护你的清誉,不让你成为你爸妈眼里的变态骚扰狂,我就先帮你出柜了。嗯不用谢。"他俩是在谈恋爱。其实,其实在熏然出事以前他俩就差不多已经在一起了,凌院长早就单身了,这次在香港还是凌院长去陪的床。。。"


       "哦,那,嗯,那,那你先别跟他俩说了,行,阿姨知道了。好。"李妈妈缓缓放下电话,心里感觉有点别扭,但更多竟然是感觉一块石头落地?


        李局又重新翻开报纸,喝一口茶对老婆说,"你看你是不是担心太多了,我就觉得儿子不是那种人,凌院长也是个靠谱的人。"


      "你现在说什么马后炮?"李妈妈拿起进屋还没来得及收拾就放在茶几上面的保温桶去厨房里洗,边走边跟他说"哎呀行了吧大晚上的喝什么茶还要不要睡觉了?"

评论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