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哨向AU】医生,我有病 01(赵启平X洪少秋)

尘埃里(ฅ>ω<*ฅ):

http://flowerfrommyheart.lofter.com/post/1d958165_a10d8b3 ←这是序章 看不看无所谓的那种




01




    洪少秋驱车来到凌远的居所,比他预计晚了十五分钟。这是他在国外最后一次接受精神疏导,虽然并没有什么用处。


  在距离凌远家还有一段路程时,一只不应该属于现代城市的金雕在上空盘旋着。洪少秋看了就知道,凌远这半个强迫症对他迟到相当有意见,如果他再晚一些,这只金雕估计要直接扑到车窗上表达不满了。


  “你不该总是迟到,洪sir。”洪少秋刚进门,就被凌远劈头盖脸的一顿说教,“作为公职人员,时间概念别这么淡薄。”


  “路上堵车。”洪少秋脱下大衣随意往沙发上一扔,自己则在凌远对面坐下。


  “我觉得你更需要去精神科看看,大白天说胡话可不是什么好事。”凌远拿了一个黑皮笔记本在腿上摊开,一副心理医生的做派。


  洪少秋都快忘记精神体和主人是通感的,被凌远说得只能沉默。


  “手给我。”凌远说。


  洪少秋依言将右手伸过去,凌远握住了他的指尖,没一会儿就放开了。


  一般而言向导要进入哨兵的精神领域需要一些特殊的东西作为联结,而凌远是难得一见的强向导,通过一般的肢体接触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所以一直以来都在履行公共向导的职责。


  “时间这么短。”洪少秋甩了甩手,抱怨了一句。


  “又没什么好看的。”凌远回敬道,“断壁残垣,不是我帮你维护,估计连渣都不会剩下。”


  “有找到姜吗?”洪少秋问,“这几年我都没见过它。”


  姜是洪少秋的精神体,一只雄性美洲金猫。


  凌远两手一摊:“没有,你得接受事实。”


  洪少秋当然知道凌远说的是自己的精神体可能已经死亡这件事,同时如果精神体死亡,那么他与普通人别无二致。十年前他侥幸在进入“井”时被向导拖回,但也失去了哨兵敏锐的感官。


  “看来回国之后我可以提交除名申请了。”洪少秋表示。


  “如果你还想挣扎一段时间也行,我下个月也要回国,我能继续帮你疏导,反正是公费医疗。”凌远行云流水的在笔记本上写了一行字。


  “是‘塔’那边的工作?”洪少秋有些好奇。


  “没有,新市第一医院有意聘我回去。”新市是凌远的故乡,感情很深,“不过我回去,塔也会把那一片未结合的哨兵向导资料转给我吧。”


  “肝胆科主任?”洪少秋说完就觉得,只是主任级别完全不能打动凌远。


  “是院长。”凌远说着将笔记本搁在了茶几上,不太在意的样子。


  “下了血本啊。”洪少秋感叹道,“至于精神疏导,还是到此为止吧。”


  “做好作为普通人生活下去的准备了?”凌远笑了笑,笑意很淡,以至于洪少秋觉得他有些嘲讽的意味,“找个伴儿吧,恋人还是情人都不错,近期你也不会有太重要的工作。”


  凌远之前完全不涉及洪少秋的个人问题,大概是因为他们以后不太会有见面的机会,于是给了洪少秋一点建议。


  “为什么这么说?”洪少秋问。


  “嗯……因为你看起来比较、欲求不满。”凌远答道。


  “彼此彼此,想必未来的凌院长还没有从失败婚姻的阴影里走出来。”洪少秋说着站了起来,披上外套。


  凌远曾经的妻子是普通人,她原以为爱情可以跨越一切,却最终因为对于被窥探内心的恐惧而选择与凌远离婚。


  “不想重蹈覆辙罢了。”凌远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洪少秋离开。


  洪少秋朝着凌远挥了挥手说:“你的建议我会试试看,但愿以后我们能作为一般朋友会面。”


  “再会。”凌远点点头,目送他。


  


  “小平子,晚上出去浪吗?”赵启平的室友勾住了他的脖子。


  “撒手,”赵启平弹了一下室友的手背,“刚才解剖课老师让我做示范的时候好像有什么溅我衣服上了,你不嫌恶心?”


  他刚说完,室友就一脸嫌弃地放开他,还跟他拉开了距离。


  “出息。”赵启平对着他抬抬下巴。


  室友成绩不如赵启平好,但胜在脸皮厚,所以在院里混得相当不错。他与赵启平走了一小段,又凑了过来问:“晚上一起玩儿去呗?橙子找到了个不错的酒吧。”


  “好玩儿你们几个去呗,我笔记还没整理事儿多着呢。”赵启平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室友急了,“你不去那几个姑娘都不跟着我们玩。”


  他们专业的姑娘就仨,珍惜得跟大熊猫似的。别看赵启平像个乖宝宝,出去玩就数他最浪,有他在总不会无聊,那几个女孩儿跟他关系特别铁。


  “你们就不能变得好玩一点吗?每次都要‘牺牲’我来取悦她们。”赵启平白了他一眼。


  “臣妾做不到啊。”室友掐着嗓子说,赵启平听得发毛,飞起来踢他小腿。


  两个大男孩追追打打到宿舍,赵启平被室友推进逼仄的浴室冲了个澡,头发都来不及吹干又给驾着出门,强行塞到计程车里打包运走。


  在赵启平看来酒吧并不好玩,只是女孩子们觉得新奇,来玩拉上几个护花使者比较安心,而赵启平他,明显不归护花的那类,他就是个陪玩。他长得漂亮又出挑,对男性和女性都很有吸引力。酒吧频频有人对他投来试探的目光,他并不在意,偶尔还抛个媚眼撩人,反正同学十好几个,打架都不会输。


  一行人感受够了酒吧的气氛,终于打算找点别的乐子,男孩子们原本想玩国王游戏,但姑娘们不太愿意,最后变成了真心话大冒险,还是击鼓传花版的。


  “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赵启平拿着用来传递的pad吐槽,又看了看平板的主人,“大林你也不怕我们把它给摔了?”


  “摔了你给我再买一个。”大林笑着开玩笑。


  “Sure?”这十来个大孩子里,赵启平的家世是最好的,平时男孩子们都爱拿他说事,不过从未在金钱方面跟他有过过节。


  “别、别说了,开始、始吧。”另一个微胖的男孩催促道。


  “好,开始始。”赵启平学着他的腔调,“这、这局,大大大橙子数数叫停啊。”


  “赵启平你烦死啦。”大橙子护着那位轻微口吃的同伴,“你可别落在我手上啊?”


  赵启平心想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可惜事与愿违,当大橙子喊“停”的时候,那个烫手山芋一般的平板还真在他怀里。


  “……你们就合伙坑我。”赵启平指了指他们几个。


  “哪有,是你太背。”大林说。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橙子姑娘问。


  “真心话吧。”赵启平歪在沙发上。


  “谁想提问?”大橙子环顾自周。


  “我我我。”另一个姑娘夸张地举手。


  赵启平笑她:“要是你上课回答问题也这么积极,课堂分能拿满了。”


  “你就激我,不好意思没用哈,我提问啦?”她说。


  “Come on。”


  “启平,你真的是向导吗?”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


  “这个问题还真难回答。”赵启平拿过饮料抿了一口,“理论上来说应该是?”


  “理论上?”


  “因为我有精神向导啊。”他说,“但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和绝大部分人都不同频,探索不了别人的精神域,一般人还是哨兵向导都不行。”


  “……你是来卖萌的吗。”大橙子抽了抽嘴角。


  “我也不想啊。”赵启平很没办法,“不然我现在就该在塔接受训练,而不是跟你们一起上学了。”


  “然后早早许配给某个哨兵,连自由恋爱的机会都没有。”室友怜爱地拍拍赵启平的肩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赵启平低声让他滚远点儿,对方自然是不会拽他的。


  “赵老师,我还要补充问题。”最早问问题的姑娘再次举手。


  “还来啊?”赵启平失笑。


  “刚才你说‘绝大多数’,那么还是有人跟你在一个……频道的?”她问。


  “有过一个,就在我觉醒的时候,我看到了对方的精神体。”赵启平避重就轻地说,当时他并不仅仅是见到了对方的精神体,而且还被袭击了,当时他才12岁,差点丢掉小命。他的家人一致认为这才是他没有向导力的症结,不过赵启平并不那么看。


  “后来那个人……?”


  “不懂,没再见过。”当时赵启平的母亲告诉他,对方陷入了神游状态,而且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很可能因此死去。


  后来呢,估计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大概是赵启平看起来有些伤感,大伙儿不好意思再问什么,于是继续玩了下去,过了几轮,那个平板又被塞进了赵启平的怀里。


  “……excuse me??”赵启平气笑了,“怎么老是我。”


  “没人坑你啊,就是运气问题。”这次大林是叫停的那个。


  “好吧,真心话。”赵启平算是认命了。


  “平儿你真是太甜了,这次不给你选,大冒险吧。”大林说。


  “嗯?”赵启平很想问,怎么玩游戏规矩还带打补丁的。


  “你下限太低,来点刺激的吧。”大橙子补充。


  “什么叫我‘下限低’?你们几个以后最好都别来我家蹭饭啊?”赵启平家在本市,玩得好的十来个同学吃腻了食堂就一窝蜂涌到他家里改善伙食,把他们家三个人忙得几乎要背过气去。


  “乖,不要威胁你亲爱的同学们。”室友糊撸着赵启平的头发,“受罚吧。”


  “想干什么呀?”赵启平问。


  “我们启平似乎比较喜欢汉子嗯?”大橙子拍拍手,“在酒吧范围内勾搭一个?我们负责救场……哦不,救你。”


  “我也是服了你们,怎么就这么损呢,橙子。”赵启平说着站起来,物色目标,即使只是假意勾引,赵启平也想找个比较合眼缘的。


  “你看我们家平子,就是这么放得开。”大橙子姑娘表扬他,赵启平的确是个特别敢玩的人,作妖这种事少不了他。


  赵启平用目光挑挑拣拣,终于在酒吧的某个阴暗的角落找着了一个不错的,看起来三十来岁,衣着考究。最关键的是,对方只有一个人,将他撩了人还落跑时被群殴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


  他站在那儿看了有一会儿,对方似乎察觉到,抬眼就撞上了赵启平的视线。赵启平一惊,一方面是因为对方敏感的知觉,另一方面是因为——


  这个人很像他十年前见过的那个陷入神游症的哨兵。


  不可能吧。赵启平心里想着,弯腰拿了一杯饮料,向对方走了过去。




  -tbc-


 私心又让凌院上线了(¯﹃¯)嘿嘿嘿~


    这篇不定期更新,这几天更《而立不惑》,最近真的好忙好忙,虽然晚上没事但超级困!昨天睡了十多个小时,今天总算有精力写一点点。


    顺祝一个朋友生日快乐,虽然她并看不到。


ps:CP不逆,再问自杀。

评论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