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三章

琉白evenstar:

第三章 阿诚十岁  明楼十四岁


 


自明锐东夫妇逝世后,明镜与明楼,就陷入了群狼环伺的境地。


不光是之前与明锐东合作过的汪芙蕖盯着明家香的产业,就连明家里有些势利小人,也开始明里暗里下黑手。


明镜亲自去见了明堂,彼时明堂已经是上海金融界翘楚,手下还经营着两座矿山,上海总商会里炙手可热的人物。


明镜拿着企划书,往明堂面前一放,虽然仍然脖颈昂扬,但话里却颇有些不得不低头的不甘。她说,大哥,我与明楼在这明家无依无靠,不愿仰人鼻息过活,也不打算依仗谁,但是希望大哥能救救我们姐弟。


明堂看了一遍企划书,惊讶于从未接触过生意的明镜的经营天赋,也为明镜的壮士断腕的气魄而震动:“妹子,明氏企业家大业大,你这权柄一旦给出去,收回来就难了。”


明镜叹息:“权柄不是命,我们姐弟保命要紧。”


明堂想了想:“若我将来贪图明家产业,不想还你们姐弟呢?”


明镜说:“明家香的秘方在我这里,大哥矿山的门路我也清楚。到时我们各看本事吧。若我明镜是无能之辈,大哥自可取之。”


明镜这话说的落地有声,铿锵有力,明堂收起企划书,笑眯眯地说了一句:“妹子果真是女中豪杰。”


自此明堂代明镜执掌明氏企业三年。


三年之后,明镜十七岁,重登明氏董事长之位,生生在上海商界杀出一条血路,反而是当初露出爪牙在商会横行的汪氏,重新夹起尾巴,如若丧家之犬。


明家有训,施恩不求报,受恩却须铭记在心。


明堂将那些豺狼之辈都阻在门外,让明家姐弟得了时间喘息,明镜重掌大权之后,自然事事想着明堂,如今明家香不仅制作香水,肥皂,牙粉这些日化品,都有涉及,企业股份,也都有明堂一份。


如今两家越发亲近,明堂虽不常来,但有些生意上的事电话里说不清楚的,还是会亲自来一趟明公馆,找明镜商量。


 


明楼把阿诚提了回去,带了几分怒气。


明堂坐在沙发上,看着明楼:“明楼,雇佣童工我不说你,但是这么小的孩子都用,你是不是心也太狠了?”


明楼斜睨了明堂一眼:“大哥,这是我明家二弟,明诚。”


明堂讶异的看了一眼明镜,明镜迟疑了一下,终究没有反对。


 


明堂走后,明楼对仆人阿香说:“去把桂姨的东西收拾起来,叫她来一趟。”


阿香很快把桂姨的东西收拾出来,放进了藤箱里,明镜从首饰盒里抽出一件首饰,丢进了箱子里,主仆情分就算是都交代在这儿了。


不一会儿,桂姨惴惴不安的上了门,阿诚反射性的要跳起来,被明楼按住了。


明楼坐在明亮的窗前翻着一本刊物,十四岁的孩子,却透露出一股不属于这个年岁的精明和沉稳,明楼将书刊扣在桌上,明诚看见,却不认识上面的字。


明楼没理桂姨,问阿诚:“认识这上面的字吗?”


阿诚摇头。


明楼教他认:“这两个字是’少年’。”他停顿了一下,似在感叹,又似警告,“少年不可欺。”


明楼的目光移到桂姨身上:“桂姨,去客房的床收拾一下,从我房间里拿些新的被褥上去。”


桂姨应了一声,去干活了,不一会儿将客房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一转头,看明楼站在门口。


桂姨弯了弯身子:“大少爷,都收拾好了。”


明楼把手背在身后,看着这间屋子,窗明几净,雪白纱帘,桌台,书柜,一应俱全,书柜上摆着一幅父亲与母亲去旧金山时买下来的庆祝加州加入联邦六十周年的招贴画。明楼伸出手来在窗台上擦了一下,指腹上一粒尘埃也没有,明楼满意的点点头。


桂姨问:“大少爷,今夜是有留宿的客人吗?”


明楼叫了一声阿诚,阿诚蹭着从外面走进来,桂姨的颜色瞬间变的厌恨,明楼都看在眼里,他却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一个母亲会厌恶自己的儿子至此。


明楼说:“桂姨,这是你最后一次为儿子铺床了。”


桂姨大张着嘴,听明楼一字一顿地说:“从明天开始,阿诚是我明楼的弟弟,与你,再没有半分关系。”


 


桂姨跪在楼下不愿走,嚷着让明镜来见她,说是她是老仆,按大户人家的规矩,是不能随便开除的,若是让其他家知道了,也会说明家苛待仆人。


明楼气疯了,亲手提着装着桂姨东西的箱子,丢到了门外,怒喝一声,让她滚出去。桂姨还是不肯走,明楼叫了司机来,男子身强力壮,将桂姨轻轻一推就推了出去。


明楼关上大门,对阿香说,她要再闹,你就告诉她,再不走我们就叫警察来,我们告她虐待儿童,局面更加难看。


阿香出去了,过一会儿,屋外就平静了。


明楼继续看书,阿香小心翼翼的将一盘瓜果摆在他面前,明台从后面跳上来抱住明楼的脖子,问:“那位小哥哥,叫什么名字?”


明楼:“阿诚。”


明台:“怎么写?”


明楼一笔一划的在明台手里写了。


明台笑的眉眼弯弯:“这位哥哥的名字,我似乎听过。”


明楼心里一跳。


明台说:“上次大哥说梦话了,我依稀听着就是这两个字。”


明楼弹了一下他的脑袋:“我看你也不清醒,做梦呢吧。”


明台捂着脑袋,大声嚷嚷着:“大姐,大哥弹我脑门,会弹傻的!”他像一阵风似的跑上楼。


 


 


明楼摇摇头,一抬头,看见阿诚正从楼梯木栏缝中看着自己,明楼招手让他下来。阿诚下来,站在明楼身侧,明楼要喝水,阿诚赶紧给他倒茶,捧到他嘴边。


明楼说:“阿诚,你在明家,不是仆人。”


但是明楼接过了阿诚递来的茶杯。


明楼说:“你怪我赶走你母亲吗?”


阿诚摇头。


明楼轻柔的笑了一下,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力重千钧:“我对她说,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


阿诚听顿时脑子一空,两只手无措的放在身侧。


明楼看着他这局促不安的样子,问道:“你不记得我了,对吧。”


阿诚从五岁起就被关在家里干活,被养母虐打,认识的人实在有限,无论在记忆力如何翻找,他就是想不起明楼的样子。


明楼将书折了个角,合上放在桌上,才缓缓开口:“你九岁那年曾经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目睹过一场凶杀,当时唯一幸存下来的只有一个男童。”


阿诚握紧了扶手,人生最隐秘,连养母都不知道的事情被眼前这个人轻而易举的戳穿,这让他感到很无助,他语无伦次的解释:“不,不是。”他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激,未免对他的救命恩人有些不尊敬,“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后来就再没做过。”


明楼继续说:“那当然不是梦,你看到的那个男童,是我。”


 


这一切都有些荒谬和不合逻辑,阿诚最坏的设想成真了,他可以穿梭时光。


他会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丢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回来。


最坏最坏的是,他不知道下一次自己被时间抛弃到一个未知的时空是什么时候。


但明楼回答了他:“二十岁。”


阿诚张口结舌的问:“你……你怎么知道?”


明楼:“是你自己告诉我的,我不只见过你一次。”


“你见过二十岁的我?”


“是的,很多次,有时候看起来比二十岁更大一些。你总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出现。”


阿诚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急切地问:“那未来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问完就有些后悔,如果出现了令自己失望的答案,他还有勇气继续活下去吗?


而明楼的脸上浮现出一个飘忽,有些模糊的微笑,看着阿诚的双眼仿佛在看另外一个人:“你很英俊,健壮,很有风度,而且,身手矫健,学识渊博……你是一个强大而有力量的年轻人。”


阿诚抗拒的不敢相信,他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什么更好的词汇能被明楼安插在“未来的自己”的身上。


他今年十岁了,但是他连字都不认识,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的体格与同龄人相比就像一颗蔫蔫的豆芽菜。


“这不太可能。”阿诚嗫嚅着说。


明楼听到他软弱无力的辩驳,笑的很自信:“别担心,我很确保你会成为那样的人。”


 


PS:


Lo主最近三次元特别忙,更新时间-非常-不固定,大家可以养肥了看,当然,评论更新的助推器。


已经将近5年没写过正剧了,所以写起来特别吃力,也特别没自信,看到有人说没看懂,我……我也不知道哪里没写清楚【水平有限WTF】


每天早上刷刷大大们的文就不想写了


这就是个相互养成的故事啦。


阿诚是一个时空穿越者,9岁的时候第一次无意识穿越,到了同样9岁的明楼身边,从此两个人的命运开始纠缠。


20岁的阿诚再次穿越到明楼的小时候,成了他的人生导师。


14岁的明楼救了阿诚,如兄如师。


然后他们都成年了,搞了个爽。


反正这是一篇满足作者自己养小明楼的野望的产物。





评论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