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未央心——7

昨日海棠旧:

        他看着萧景琰决然无情的离开,嘴角是无尽的苦笑,心头是泣血的疼痛,膝盖磕在冰冷的石阶上,寒气随着冰雪侵入了四肢百骸。蔺晨的脸色本就煞白,此刻连唇色也没有了,嘴唇透着乌青。


        寒风乍起,风雪而至,漫天无极的大雪似要覆盖世上的一切肮脏,白雪遮掩了地上的血迹,覆盖了他的衣裳,头发一缕一缕黏答答地贴在脸上,勾勒出消瘦而脆弱的侧脸。


        天色越来越暗,雪地里的人儿越来越冷,雪已经快掩埋他跪下的膝盖,他一次次快要失去意识,却又被寒冷的雪激醒,他已经快听不见火儿的哭声了。
       
        好累,真的好累,我坚持不住了,长苏,你带我走吧,带我走。


        养居殿,萧景琰正在会见大臣,商讨政事,他萧景琰虽在蔺晨的事上为人诟病,却政绩清明,仁义忠厚,自他登基以来大梁一统山河,一改颓废慵懒之风,庙堂江湖一派歌舞升平,太平盛世。文举武试皆公平公正,选贤与能,改革中正定品制度,让所有有才之士不会因为出身门第的原因,阻碍报国之心。


        也正是如此,朝臣对蔺晨一事也多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朝臣只知道萧景琰把蔺晨安在宫闱居住,只当是他萧景琰因为梅长苏的事情厚待蔺晨,丝毫不知道,蔺晨是被囚禁在深宫,暗无天日。


        “陛下,列将军巡营回来了,正在殿外等候。”


        “让他进来吧。”


        “宣,列将军觐见——”


        列战英一身铠甲,英姿勃发,器宇轩昂,应该是行色匆匆,身上的残雪还没有融化。列战英说道“末将参见陛下,陛下圣安。”列战英递上奏折,说“末将自各地巡营回京,请陛下过目。”


        高威上前接过奏折递交萧景琰,只见他细细一阅,看他说道“战英,你一路辛苦,早点回府休息吧,前些日子棋王的骑射师傅不小心摔断腿,没人陪他练武,他就天天烦着朕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今儿你回来,他估计已经在你府上摆开全武行了,快回去吧,莫让他等急了。”


        战英一笑,抱拳道:“是,末将遵旨。”


        高威看着战英离开,在一旁小声提醒,“陛下,外头的雪可是下了好一会儿了。”萧景琰瞪了他一眼,继续低头批阅奏折。


        “陛下!陛下!求陛下绕了蔺公子吧,在这样下去,公子会没命的!”火儿不顾危险闯了进来,扑通跪倒在地,使劲的磕头。


        萧景琰好不容易有的好心情,全被破坏,口气很不友善,“朕的养居殿也是你小小宫女随意乱闯的!来人,拖下去!”


        “陛下您放过公子吧,早上起来他还发着烧,在冻下去他会死的!会死的!”御前的侍卫丝毫不客气,把人拖走,火儿却依旧恳求着。


        如此,高威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担忧的蹙眉,看着外面越下越厚的雪,还有越来越冷的风。夜色袭来,昏黄的宫灯一盏盏点起,暖意融融的。
嘭。


        突然殿外有不知名的声音,萧景琰抬头,高威连忙出去查探,不久回来禀报说“皇上,是风吹到了外头的盆栽,不碍事。”


        萧景琰一蹙眉,他进殿的时候,雪还很小,一粒一粒的像盐,也没有刮风。这听高威这一说,他忍不住起身走出殿。谁料,迎面而来的就是鹅毛似得大雪,冰冷如刀的北风,萧景琰心里一惊,下意识的问“现在是什么时辰!”


        “回陛下,是酉时初,您是巳时末从芷萝宫出来的。这雪从那时就开始下了。”高威知道萧景琰想知道什么,于是一口气说明白,萧景琰眼睛倏地睁大,二话不说朝蔺晨的锁芳阁去。

评论

热度(71)

  1. Shosssha昨日海棠旧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是大哥的女人昨日海棠旧 转载了此文字
    啧啧啧,阁主虐的我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