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到爱的距离(凌远中心 睿远 虐虐凌院长)83

冰轮影:

         接受移植的这个患者的情况并不太好,只能说勉强符合手术标准,但是这恐怕是他最后的希望,所以无论是凌远还是李睿都希望替他争取到这个机会。


  拿到病例之后,凌远把手术中可能遇到的几点问题提出来听了听李睿的想法,基本上两人的意见还是一致的。


  “主公,你第一次的时候紧张不?”


  到了最关键的血管重建部分,李睿才发觉自己比想象中还要紧张和兴奋。虽然在去非洲之前他已经跟着凌远处理过不少次相同类型的手术,但主刀毕竟是头一回,看着凌远就忍不住问了个傻问题。


  为什么说是傻问题呢,因为凌大院长还没作答,旁边的王东竟然笑出了声,虽然小王同志立刻恢复了严肃端立的模样,但是也足够让李睿明白自己这话的歧义在哪里了。


  凌远倒是挺理解李睿的心情的,戴着手套不方便,就用肩膀碰了碰李睿的肩膀,说了句“有我在”。


  看着李睿有条不紊的进行手术操作,凌远心里愈发的欣慰和骄傲。然而胃里的不适感也在加剧,悄悄的往后挪了几步,示意手术室里的巡回护士给自己搬把椅子。坐下来之后,身子忍不住向前倾了一个不算小的幅度,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手术台这边。


  所以当病人突然出现心脏停搏,而李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凌远已经冲到病人身前,一边进行心外按压一边让护士立刻推一支肾上腺素。


  李睿的反应其实只慢了凌远几秒钟,但是争分夺秒抢救的紧要关头根本容不得换人,他只能盯着仪器上的数据,和王东一起配合凌远这边做着输血、加液等一系列抢救措施。


  心脏停跳3分40秒之后,终于恢复了自主跳动。


  后边的手术进程十分顺利,李睿在心有余悸之下更是投入了绝对的专注度。所以忽略了在方才做完心外按压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的凌远。但是因为知道凌远在自己身后,李睿就觉得自己心里是踏实的。


  从静脉、门脉到最后一条动脉缝完,李睿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看向凌远,那副“求表扬”的眼神立即变成了担忧。


  凌远虽然低着头又带着口罩,看不出脸色如何,但是一头的冷汗却在手术室的聚光灯下亮晶晶的闪得人揪心。


  “主公?”


  听到李睿的声音,凌远勉强抬起头来,睁开眼的时候,睫毛上竟然都有水珠滴落。


  “没事。”凌远深吸了一口气,直起身子,“没吃东西,有点儿低血糖。我先出去,让三牛进来跟你把后边的处理完。”


  凌远虽然不放心离开,但是一股股血腥味儿随着胸腹间泛起的恶心往上涌,他怕自己要是倒在手术室里会让李睿更紧张。


  “你吃点儿东西好好歇着,实在不行赶紧去急诊那边看看。”李睿就是再担心,现在也不能跟凌远一起走,能做的只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完成好这台手术。


  凌远点点头,直接让护士用手术室里的电话联系韦天舒,叫他赶紧过来。


  尽量稳着步子走出手术室,连衣服也没力气换,把白大褂套在外边,强撑着一口气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凌远感觉到自己眼前逐渐的模糊起来,胃里的疼痛从越来越尖锐,又变得像是钝刀子在割一样,喉咙的腥甜也愈发明显,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当李睿和韦天舒下了手术回来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一幕,简直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要停滞了。


  凌远倒在沙发上,双臂紧紧的环抱在身前,白得像染了层霜似的的唇边绽出朵朵血花,一直蔓延到身上的白袍。


  李睿立刻冲到跟前,把手探向凌远颈部动脉,明显能够感觉到脉快无力、呼吸浅短。怕凌远手上的力道伤着自己加重出血,李睿就想把他的手臂挪开。然而李睿刚用上一点力气,凌远忽然身子一颤,又是一大口血吐了出来。


  与此同时,韦天舒已经拨通了急诊的电话。


  初步判断出血量在500毫升左右,再加上凌远之前因为飓风病毒感染身体本来就没有恢复好,在急性出血之后血压骤降,陷入了休克状态。


  在抢救室里立刻放置胃管,吸出胃内积血,上了凝血酶,经过输血、补液、纠正酸碱平衡和电解质平衡之后,凌远的情况平稳下来,就被送到病房继续观察。


  看了凌远最新的检查数据,连韦天舒都收了以往嬉皮笑脸的神情,一脸严肃的在病历上写下后续的治疗方案。


  李睿知道有韦天舒在,这些事情都不用他操心,现在除了守着凌远之外,其他的他什么都不想管。


  想起刚才凌远的血色素一度跌到60,血糖更是只有2.3,李睿就觉得一阵阵的后怕。


  如果手术时间再长一点,如果他和韦天舒再晚半个小时回来,如果。。。


  有太多的如果,李睿现在连想都不敢再想。


  长时间的输液让凌远的整个手臂都是冰凉的,李睿让护士送了个热水袋进来放在皮管上,又加了一层毯子盖在凌远身上。


  周明打电话给韦天舒问起车祸病人的术后情况,韦天舒从病房里退出来,然后心有余悸的跟周明诉说着自己和李睿被院长大人吓个半死的悲惨经历。


  听完韦天舒的一通“抱怨”,周明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早就劝凌远一定恢复好了再上班,他非得作,这才多长时间,又把自己给折腾进去了。


  “三牛,这回无论如何也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了,就是绑咱们也得把人给绑在病房里。”


  “老大,我就等你这句话呢。今天我在这盯着,明儿你一定抽时间过来一趟,凌远那小子太需要受教育了。”


  要说吵架,韦天舒从来都是当仁不让,但是偏偏对付起凌远来不奏效,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还是周明更靠谱一些。


  “等凌远恢复几天,得先把胃镜和胃钡餐造影给他做了,这么个折腾法儿,千万别。。。”


——————————————————————————


【倒数第二章】


前方高能预警:)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