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凌李】和院长同居的三十天 Day14/Day15

柳逐卿:

【凌李】【和院长同居的三十天】全文目录


“你我之间本无缘,全靠我瞎编。”










Day 14


  李熏然看了看对面一脸冷漠的薄靳言,又看了看他身旁甜美笑容的简瑶,扭头与身边的傅子遇大眼瞪小眼,没得话说。


他是真的搞不明白简瑶和薄靳言两个热恋中的情人自己酱酱酿酿就好了,凭什么非要拉着自己和傅子遇两只硕大的单身狗当电灯泡,除了恶狠狠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用力捏着盛了红酒的高脚杯,其他的时间,只是无限地发光发热。


傅子遇像是早已习惯了如今这一出,一直低着头专心针对自己盘中的饭菜,对于对面那两个人的柔情蜜意,你侬我侬,早已视若无睹,甚至都不能对他造成伤害。


显然他已经对这样的场面临危不乱了,也不知道究竟被这对虐狗夫妇虐待了几次。李熏然打心眼里心疼傅子遇如今的麻木,说不定当初他也是含泪吃狗粮,混着血与泪,就像现在的自己。


李熏然觉得自己真的是蠢啊,居然就这么鬼使神差地因为简瑶邀请他吃饭,就鬼使神差地告诉凌远自己晚上不回家吃饭,就鬼使神差地跟着简瑶到了这个餐厅,也就鬼使神差地遇到了早早等候多时的薄靳言和傅子遇,最后酿造了如今这鬼使神差的场面。


凶狠地咬了一口叉子上肥厚多汁,鲜嫩可口的牛肉,李熏然嚼得格外带劲。


啊,他是多么怀念凌远的醋溜土豆丝,红烧茄子,红烧鲫鱼,番茄炒蛋,鱼子豆腐啊……


凌远,凌远你现在在哪呢?是不是在手术台上与死神争分夺秒,还是在办公室里操劳事务,抑或是,你也和我一样坐在餐桌前吃着饭菜,却觉食不知味呢?


李熏然脑海里幻想出了一千种凌远此时此景的情状,虽然其实此刻凌远正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抱着韦天舒的保温桶,喝着白萝卜排骨汤。


心里有了安慰,看着面前闪光耀眼的虐狗场面李熏然倒也不觉得多少刺眼了。他选择和傅子遇一样,装瞎装聋,只要一味低着头吃他的菜,喝他的酒就可以了。反正说来说去,他和傅子遇被喊来的目的是一样的,虽然被薄靳言和简瑶说着是要请客吃饭,实则,不过就是一个借口。


借口啊,李熏然觉得自己辛辛苦苦饲养保护了这么多年的白菜,还是被毫不留情地拱了,心口多少痛痛的呢。


一个种菜农民多年的辛勤劳作被一只外来的野猪毁坏了,多少是要气的。


韦天舒坐在凌远对面的沙发上,也捧着个小碗,喝得汤汁丁点不剩,咽下口中的排骨,终于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那颗八卦之心,开了口:“老凌啊,你快点交代吧,你瞅瞅,你这点屁事儿,给我急的,白头发一晚上都长出来好几根呢。”


凌远没理他,满脸都是萝卜汤蒸腾出来的热气,鼻尖萦绕着香味,鲜味则挑逗味蕾,缓缓流淌在喉管里,浑身都热气腾腾起来了。


要不是今天李熏然忽然说不回来吃饭,他也是要煲这个汤的,害得如今只能和韦天舒这样两两对坐,还要回答他愚蠢到越南隔壁的问题。


做院长辛苦,做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更辛苦啊。


凌远想起了什么,却问韦天舒:“你说,要怎样才能让一个暗恋的人开口说出自己的真心啊?”


“哈?!”韦天舒活生生被问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迷茫地看着凌远,“你暗恋谁?还是谁暗恋你?”


“……”凌大院长想了想,默默翻个白眼。


韦天舒一拍大腿,喊道:“这还不简单,激将法刺激一下不就好了!老凌啊老凌,亏你是医学天才啊,怎么在感情方面脑子生的这么…这么……蠢笨如猪!”韦天舒好容易能在口头上扳回一局,自然用词是无所不用其极,也同时自然而然地忽视了凌远越发黑沉下来的脸。


你当我不知道这一招?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那人根本不吃激将法?直接一下子就给激将走了怎么办?


凌远了解李熏然,虽然不能说完完全全的了解,但是他的脾性多少知道一些。自己这样毫无意义只为逼迫他说出真心话的行为,以李熏然的性子来看,大抵还是多少厌恶的。


该出手时就出手,凌远放下保温桶想了想,关键时刻,还是要自己出马。否则等到李熏然真的憋不住了才舍得说出口,多少年都这样熬过去了?


李熏然等得及,他可等不及。


难不成你要等到白发苍苍了,李熏然忽然按捺不住内心悸动多年的少女心,对自己说,凌远,我暗恋你多少年了,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凌远吓得打了一个寒噤,千万不要。


 


 


Day 15


  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说,要不要说……?


    李熏然一边往锅里打下一个鸡蛋,一边内心踌躇来回拉扯着,耳边的小天使和小恶魔已经兜兜转转来了好几遭了,说得他耳朵都要生茧子了。


今天李熏然难得起了个大早,抢先冲进了厨房,说搬进来已经半个月了,自己还没有做过一顿饭菜的,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就自告奋勇说来准备一顿早饭。


虽然凌远担心李熏然会不会意外炸了厨房,不过担心总归还是担心,也或许是自己的心理作用,点点头,随他去了。


李熏然在这里煎着鸡蛋饼,目光却并不完全放在锅里金黄的蛋液上,反倒是追逐着进进出出的凌远的身影,却又在凌远发现他的眼神转过头来探寻之时,故作若无其事地扭开头,哼哼唧唧地吹着口哨,还炫技一样地颠颠锅。


其实说起来,小李警官的心情,如今也正和这锅里被他翻动的蛋液一样,上下颠簸,忐忑不安,小天使和小恶魔又一次扇动着翅膀飞到了他的耳边。


小天使扇动着身后洁白的羽毛,告诉李熏然,快点说啊,快点说啊,你藏了这句话这么多年,再不找到时机说,可就真的来不及了啊!


小恶魔头上两个角,甩动着身后那根细细长长的尾巴,告诉李熏然,说什么啊,说出去万一不成功那真的连朋友都没法做了!你要这样的结果吗?


小天使就推搡了一下小恶魔,争辩道,如果不说一直埋在心里凌远怎么会知道呢!你是要他悔恨终身吗?


小恶魔不屑地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冷笑道,就算说了有什么用,关键是凌远的态度,他要是觉得荒诞,那还不如不说,留存一份好的念想呢!


于是这一黑一白的两个小人就在李熏然脑子里缠斗起来,他整个人都混混沌沌的,下意识往锅里撒了一把葱花,一下子放多了,金黄的蛋饼瞬间就被一片绿油油覆盖。


李熏然恍惚之中闻到了一丝焦味,连忙醒神,方才知晓原来自己忘了翻一面继续煎,然而这一面,俨然被葱花覆盖,闻也只能闻得出葱花的香味了。


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李熏然低着头不敢面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凌远。


凌远夹起一块破碎的蛋饼,葱花稀稀疏疏地就从焦黄色的饼面上往下掉,掉了一盘子。


“熏然,这是你新发明的菜色?”凌远似笑非笑地问他。


李熏然一口干巴巴的蛋饼就噎在喉咙口,葱的气味实在太明显,一下子从喉头充斥而来,整个口腔密密匝匝全是这微妙的味道。


“咳咳咳咳……”李熏然一面咳嗽一面忙不迭地摇头,凌远无奈地摇摇头,体贴地递上去一杯温牛奶。


凌远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他,说:“以后李警官你还是专心保护人民安全吧,进厨房做饭这种事,我来操劳就行了。”


“凌、凌远,我有事和你说……”李熏然脑子里的小天使终于打败了小恶魔,他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接着猛地抬起头对上凌远的目光,“我…我…你……”


凌远几乎是在下一秒立刻就想到了李熏然要对他说什么。他翘了翘嘴角弯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看着他,点点头答:“好啊,你说吧。”


“我……我……我……”


李熏然的手指在桌子底下几乎绞成了不可思议的模样。


“那个凌远,我……我……我……”


李熏然的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的心扑通扑通几乎狂跳起来,随时都要从嘴里蹦到盘子上。


“我明天想吃皮蛋瘦肉粥……!”


李熏然在脱口而出这句话的顷刻,很想抡圆了手臂恶狠狠地给自己一耳光子。



评论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