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True Love(4)

名草有主_你敢松土:

4.缘分这东西啊,遇见就信了


 




凌远作为一个医生,是不信命运,不信缘分的。他总是觉得,医生作为一个生命科学的崇尚者,理应不畏上,不畏权,不畏天才对,与其祈求上天保佑身体康复,倒不如提早照顾好自己,预防疾病的发生。所以,每当他看到医院里,家属祈祷上天保佑病人时,心里总是不屑的,但他是院长,是医生,给与病人及家属必要的心理安慰,是他的责任与义务。想想还真是矛盾。不过他从不纠结,别人的事,为什么要放在自己身上纠结,自己的忙还没人能帮呢。


不过,在手术台上看到李熏然的时候,凌远倒觉得这个世界或许真的有缘分也说不定。


凌远穿好手术服,举着手,定定的看着手术台上插着管子,带着呼吸机,生命体征还算平稳的李熏然。李睿走过来:“市局刑侦队的副队长,抓个连环案凶手的时候,被子弹射中。”


“子弹?”凌远的声音没太有波动,皱皱眉,又看一眼李熏然。


“对,子弹。”李睿顿一下,“伤在胆囊。”


凌远看看李睿,伤在胆囊总好过伤在肝脏:“把三牛找来。”


“路上呢。”


凌远点点头:“开始吧。”


手术刀划开李熏然皮肤的时候,凌远憋了口气。李熏然的皮肤很白,失血让他的皮肤温度有点儿低,隔着手套,还有点儿冰。子弹穿过的地方,有烧焦的痕迹,泛着黑红色,皮肉外张,狰狞、丑陋。和他真不配,凌远心里想。


所幸,是土制枪,子弹杀伤力并不大,但要命的是,火药夹着铁砂在接触到皮肤后迅速散开,除了胆囊,还有别的地方也受到伤害,处理不好,很容易诱发腹腔感染。胆囊切除,是唯一的方法,这不难,但同时还得清理散弹,却很麻烦。


胆囊切除手术很顺利,韦天舒主刀,凌远是助手,手术精细,创伤也不大。散弹的清除是凌远和李睿,李睿是副手,做的格外细致。手术总体进行很顺利,出血量也在正常以下,关腹时,凌远微舒一口气。想自己来,犹豫一下,还是吩咐李睿来做,交代两句后就离开了。


“哎,你说,凌远这么紧张干嘛?”韦天舒脱了手术服,靠在沙发上,有点儿懒洋洋的,好长时间没和凌远一起手术了,突然这样,还挺紧张的,“还让你亲自来缝合,简直小题大做么。”


李睿也不太明白,这样的手术,即使是枪伤,也没什么。可这台手术,却是他们三个做的,传出去,恐怕又得成为医院的新闻:普外两大主任加院长亲自操刀。


“问你话呢。”韦天舒推推他,八卦模式开启,“俩人不是有什么吧?”


“胡说什么呢!那躺着的不是市局领导的儿子么,院长出面也没什么。”李睿对于凌远的事儿不想多掺和,他现在对于凌远的印象有些摇摆,觉得他总是站在正义与邪恶的中间,或偏或倚,切换自如,让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于是干脆就什么不管,只管做好他的普外主任。


“切。”韦天舒明显不信,“你不说,我自己去问。”说着站起来,拉住才出来的凌欢:“来来来,哥哥问你个事儿。”


“……”韦天舒一这样说话,凌欢就知道肯定没好事儿,警惕的看着他。


“我就想关心一下你哥哥。”


“不知道。”凌欢难得的一摆脸,急匆匆去了洗消间。


“看吧,我就说有问题吧。”韦天舒摸着下巴,笑的一脸高深莫测。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