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月晚櫻

【凌李】谁是你的竹马!(20)

御姐朵🐈:

全文链接





第二十章



李警官要出差了,这次省里选出三个人,代表全省参加一个美国的关于犯罪心理的培训,一去就要去半年,李警官很荣幸,被选中了。

“哥,我要去半年呢,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咱爸妈,照顾好蛋糕蛋卷儿。”李熏然靠在门框看着凌远站在床边给他收拾行李。

“哥,你听到我说话了嘛?”李熏然走进来,走到凌远身边。

“嗯,听到了,你啊,自己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总觉得你怪怪的,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老实交代,是不是医院去了漂亮的小护士啊?”李熏然皱了皱鼻子,一手揽住凌远的脖子,跟凌远玩笑。

“去去去,你啊,给我好好吃饭知道么,要是回来瘦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请领导放心,我坚决服从命令。”李熏然两腿并拢规规矩矩的敬了一个军礼。

李熏然走了,家里突然空了,凌远觉得自己心里也空落落的。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同居两年了,平时不觉得,突然李熏然要很久不在家,凌远觉得自己的心也空了,从李熏然走的第一秒就开始想念他了。

第一天,凌远带蛋糕蛋卷儿出去溜的时候忘了带报纸,只能牵着两条大狗跑了一条街才找到一个报刊亭,买了一份报纸,结果回来的时候环卫工人已经清理过了,害凌远不好意思了好半天。

第二天,凌远做菜一个人做了四个菜,做完了才发现李熏然不在家,于是他一个人吃到积食,胃里难受了好久。晚上还被某个小孩嘲笑了,说他没出息。

第三天,凌远早上起床手往旁边一揽,准备抱个满怀,结果一下扑空了,他坐起来愣了好半天才想起来李熏然正在大洋彼岸。结果刚没一会,他刷牙的时候又给李熏然的牙刷挤了牙膏。

凌医生这种魂不守舍的状态只要一回家就开始发作。就算每天只要醒着两个人都会聊天,凌远还是觉得不足。他自己也不知道,明明自己一个人在法国孤单的过了四年,李熏然只去几个月而已,他就不适应了。

“哥……”语音里李熏然的声音不太有精神,声音也有点哑。

“怎么了?生病了?怎么搞的,怎么刚到就病了?”凌远担心的站起身,在屋里转来转去的。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水土不服。没关系的过两天就好了。”李熏然赶紧轻声的安慰凌远。

“汪汪!”凌远听到李熏然的话放下了心,旁边的蛋卷儿叫了两声,凌远就笑了。“听到没,蛋卷儿想你了。”

“听到啦……我在这挺好的,我会好好学习的。还有,你帮我转告蛋卷儿,他爹想死它了,还有它傲娇的老婆,还有,他身边的那个主人。”

凌远心里暖暖的,嘴上却说:“太肉麻了。你这才去了几天,就学会这虚头巴脑的了。可见资本主义的地盘真的不是好地方。”

“不是好地方你不在法国待了四年么,我都没说什么。”李熏然偷偷的小声的嘀咕。

“嘿,你小子。”凌远嘴角扬起,是啊,他的小家伙等了他四年,几个月又有什么关系呢。

两个月过去了,凌远终于还是适应了没有李熏然在身边的日子。每天上班,下班,回家,吃饭,和李熏然聊天,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的继续下去了。

“我要向大家宣布,第一医院从此刻起,因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进入应急状态。因为我们已经确定,我院前日傍晚收治的一位患者,所感染的病毒,是从未在我国出现过的一种罕见的出血热病毒。他的症状和病程与非洲国家出现的流行出血热类似。该病毒的传播方式,除了血液之外,还会经黏膜,包括口腔,鼻腔和眼结膜接触感染者的分泌物传播……”

从广播里传出这段话时,凌远就知道,自己中招了。凌远在前天收治病人的时候,接触了这位病人。而他今天,发烧了。

他在办公室首先给李熏然发了条微信,说最近太忙了,可能有一段时间没法和他联系了。然后,他给凌爸爸打了个电话,直接告诉了凌爸爸,让他不要担心,还让他瞒住凌妈妈。最后,他带上了口罩,直接去了隔离区。

“凌远!你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呢!你怎么搞的!”韦天舒听了这个消息,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你先别急,没准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呢。”凌远躺在病床上,挤出了一抹微笑。

“你知道出血热有多严重!会死人的!”韦天舒压低了嗓子,吼了他一句。

“天舒,如果我出了什么事……”

“你给我闭嘴!没有如果!”韦天舒打断了凌远的话。

“你听我说完,我知道这个病有多危险。我凌远没有求过你什么事。这次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帮我照顾我父母。还有,帮我照顾熏然……”凌远提到李熏然眼神充满了温柔。

“你别他妈的把你的责任丢给我,我才不会帮你照顾!你给我好起来!”韦天舒气的骂凌远。

凌远不管暴怒的韦天舒,继续往下说:“还有一件事,我生病的事还没告诉熏然,请你帮我瞒住他。”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

这章我纠结了很久,删了得有七八个写好的版本吧,写纠结的情节不是我的强项,我的强项就是糖糖糖……默哀。





评论

热度(208)

  1. 看文专用小马甲御姐朵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御姐朵 转载了此文字